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在迷宫里走,但不会迷路


□ 赵 画

  一
  
  看卢梭的《忏悔录》,是爸爸推荐的,我相信爸爸的眼光。
  打开书,先是译本序,说卢梭在写《忏悔录》时,正在逃亡,他在孤独而且还不幸的坎坷中完成了这部书,这很让人敬佩。他让我想到雨果,想到《悲惨世界》灰暗的色调,但实际上,书中的描写并不会让人感觉到现实中的不安骚动和苦难。
  我也佩服他能够坦然地吐露那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种种事情,无论是罪恶的还是高尚的,像大多数人一样,我做不到。
  我渐渐感受到卢梭的自负,也不知道这是优点还是缺点,达利在自传的第一句话就写:“我六岁想当厨娘,七岁想当拿破仑,从此,我的野心与日俱增。”我觉得卢梭可以和达利相媲美,只不过卢梭没有那么直白地说出来,但从他的行为中,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能力的无比信任,从不担忧,这也许就决定他一生的不平凡。
  《忏悔录》更像一部小说,卢梭对美丽的姑娘尤其是贵族小姐怀有浓厚的兴趣,这点让我觉得他的內心很危险,弥漫着火药的气味,感觉像看斯汤达的《红与黑》。《红与黑》是迄今为止最让我恶心的一本书,第一次看到这本书,看到黑色封面上的两个人,我就毫不犹豫地把它狠狠地塞回书架,想想又觉得不甘心,名著肯定自有很多可取之处,又耐着性子把它翻出来。书里描写于连和什么太太之间发生的种种事情,让我觉得浑身不清爽,觉得他们像纠缠在一起的蛇,辨不清头尾,无休止地纠缠,还亮着冷光。《红与黑》只看了一半,又毫不犹豫地塞回书架,再也没有重新翻开它的欲望,我也说不清理由。把《忏悔录》和《红与黑》联系在一起,就有了说不清的滋味,好像小小的泥潭被木棍搅混了,黑褐色沉淀都浮上水面,原本的清澈不复存在,我的偏见让眼前一切都带上混浊的颜色。
  《忏悔录》本应该披露自己,但书中又唠唠叨叨地提到了很多其他的人和事,而且大都是揭短。就像乡村围坐在一起闲话的老婆婆,虽然都很淳朴真诚,但就是喜欢东家长西家短,并乐此不疲。
  卢梭干过的事很多,当过学徒、仆人,到教堂打杂工,还在对音乐一窍不通的情况下自荐为音乐老师。说自己对谱曲唱歌很在行,体现了他非凡的自信,虽然自信,但他依然在别人万分的期待下,搞砸了音乐会。他的自信,不仅在外貌、举止、学识甚至是自己的嗓音。他热爱音乐,在终于学习了一些音乐知识,认为自己俨然是个音乐家的时候,又觉得当个音乐家,太大材小用了。我不知道法国当时的社会状况,对我来说,或者时现在的社会而言,音乐家,仅仅这一个词就能引起无限美好的幻想。他也很自信自己的文笔,觉得他写的讽刺诗“绝妙”,“只可惜没有讽刺他人的狭隘”,这令我全身发毛。假如他真的很豁达,就不会在写完“绝妙”的诗后,又把它寄给那个他看得不爽的倒霉蛋了。那时他已经不再是小孩子,又干出了不少很失风度的傻事。
  他的记忆对风流事迹格外垂青,电影《闻香识女人》中的史法兰的性格和他很像,但可以理解史法兰在军营中承受不住单调生活的压抑,却不恭维卢梭这样的天性。天性虽然无法指责,但在我看来,天性也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境界和胸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