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仇恨



  
  吕二虎出车祸死了,消息像疾风一样很快快传遍了厂宿舍区。小区里热闹起来。
  有人饶有兴味地议论着:“车上其他人都没死,怎么偏偏把他给甩出来摔死了呢?这就叫报应!谁让他这些年这么得意忘形呢!”
  有人煞有介事地评说着:“这回呀,同他分居多年的老婆可得回来了,在他住的大房子里指不定搜出多少金钱和宝物呢!”
  “老李头,这花圈多少钱啊!个儿挺大的啊,得个百八十块吧?你那么抠门,这回怎么这么大方啊?”
  “哎,哎,你别走,你跟大伙说说,你和吕二虎有什么特殊关系?”
  “我这个人只记别人的好,不记别人的坏。咱们小区北面这条小柏油路,现在走起来挺舒坦的,可你们还记得原先的样子吗?原先是个大臭水坑。他在后勤当生活科科长时带十几个工人白天黑夜地干,把破碎的地下水管全换成新的,把淤积的臭泥清理干净,后来又和解放军联手修成了这条小柏油路。为这,我就给他送花圈的。至于他贪不贪、黑不黑,有纪检部门调查处理,过把嘴瘾有啥用?昨天还跟他点头哈腰,今天看他死了,就戳他骂他,这事我干不了!”老李头背着手弯着腰,不看众人一眼倔巴倔巴地走了。
  “这个老倔头,为工厂干了三十多年活儿,腰都累弯了,也没提个一官半职的。听说比吕二虎的资格还老,可吕二虎一直是他的上司,他不但不计较,还那么任劳任怨地干,还记着人家的好,人家对他怎么样啊?”一个胖子很不屑地说。
  “听说他老婆和吕二虎还有过事儿?”
  “哎呦,这话可不能说,别看他老实,他骨子里可刚倔着呢!”
  众人唏噱不已。
  
  二
  
  “爸,您着急了吧?”晚上九点多钟,晓东急匆匆地进了家门,边脱湿衣服边带着愧疚和老李头说话。
  “能不急吗?下这么大的雨,你开着车,我能不惦念吗?你上哪儿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嗐,今天可巧了。我从133厂送客人回来,想快点儿回家,就走了新开的高速路。路上几乎没人,我猛踩油门开到120迈。天黑下来了,雨下大了,在拐弯处,突然发现路边停着一辆白色轿车,我赶忙紧急刹车,吓出一身冷汗。”
  “你怎么把车停在这里?!”我想先发制人。
  “对不起,先生。我的车没油了。”一个文弱的青年从车里走出来。
  “看到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的心软了。这是一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咱总不能见难不帮吧。我把我油箱里本已不多的油往他的油箱里抽了一些,然后结伴而行。到加油站后,他执意给我加满油后才放我走。这不就晚了。”晓东向老李头解释说。
  “那你为什么不打个电话来?”老李头说。
  “啊呀,别提了,手机没电了。把车开到厂的车库里,这雨衣都没拿,骑上自行车就狠命地往家骑。其实像今天这特殊情况厂里是允许把车开回家来的,可我不敢,得严格遵照您老人家的‘哼哼教导’啊。”
  “好了,别耍贫嘴了。车是厂里的,不往家开是对的。我给你炖的排骨,都热两遍了,赶快趁热吃吧。”
  晓东看着父亲弯驼着腰,忙着给自己盛饭盛菜,他的眼睛有点儿湿。别人都说父亲是个老倔头,可他却从父亲身上得到无限的柔情。在他眼里,父亲是那么慈祥、那么温厚,对他的关怀那么细致入微,在浓浓的父爱中又夹杂着许多母爱的成分。因此,在这个家里虽没有母亲,他却从没有缺少母爱的感觉。
  “爸,你猜猜我今天在路上遇到的那个开车的人是谁?”儿子边吃边说。
  “我哪猜得着,是谁?”
  “吕厂长的公子吕小虎。”
  “吕小虎?他不是在国外吗?”
  “他爸死了,他刚从国外回来。他是去郊区接他叔叔来参加葬礼的,可是走错了路,耽误的时间,他叔叔自己乘火车赶来了,他又急忙往市里赶,半道上车没油了。你说我帮他对不对?”
  “对,见有难就得出手相助……”
  “人家出国读书的人,挺精神挺斯文也挺和善的。不像他爸那样冷面。爸,你说吕厂长也干了不少工作,为老百姓也做了不少好事,可大家怎么都恨他呢?他这一死,不少人拍手称快呢。”
分享:
 
更多关于“仇恨”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