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毛的诗


□ 阿 毛

  
  红尘三拍
  
  秩序已乱。……酒色、花香横陈……
  “啪啪——”敲击键盘的低音,已倦于网思想的小鱼,而网情欲的小兽。
  “啪,啪,”敲门的中音,“啪——啪——”扇耳光的高音。
  两只刺猬的关系,是刺入对方的体内,还是各自抱着手臂滚一边去。
  我击木鱼三声。
  提醒翻后园而入的书生:一切的香艳脂粉,皆是红尘寂寞,哀怨人声。
  (……在此省下,市井中此起伏彼的高八度)
  时代言行莽撞,是因为理性已衰。
  所幸红尘尽头,有一盏幽暗的长眠灯,和一堆被诗歌颂过的傲骨。
  
  花色
  
  有丑的人,没有丑的花。
  
  大丽菊,有大红的,紫红的。去年我和它照过相。
  不知道它的名字,却记住了它的好看。
  
  我在三个地方见过绣球花。
  第一次是浅绿的,第二次是淡红的,第三次居然是紫蓝的。
  
  我的孩子长大三岁。
  我又老了三岁。脸上不再有酒红色。
  
  科学课教学生在家里学种凤仙花。
  三个月后我用这些大红的、粉红的、紫红的花瓣染指甲。
  
  鸢尾花我见过不少次:
  在凡高的画里是紫的,在舒婷的诗是紫的,
  
  在露天诗会上它还是紫的——诗人说:它到处都能长,命贱。
  我爱它还是因为它的紫。
  
  啊,紫色,紫蓝色。我还爱粉红、酒红、玫瑰红。
  我爱了这么多颜色,却不知道红杏长什么样。
  
  我想,等我老了,就养一屋子的花。
  死了就把骨灰埋在这些紫红、紫蓝色的花下。
  
  活着,不能做一个风流倜傥的花人,
  死了,就一定做一个天生丽质的女鬼。
  
  美德
  
  我在说美德。
  
  不是说被踩在脚下,或已经扔垃圾桶
  的脏围裙、破抹布。
  
  不是说被束置高阁的好命运——
  踮着脚尖够不着,够着了就会被砸坏脑袋
  的传统。
  
  一再被书上强调的:一脉相承,
  一再被省去。
  
  世风省去德,只爱美:
  
  一些美专吃青春;
  一些美吃他人的嘴唇和下巴、口袋——吃了血,还吃心。
  
  这些献媚者,这些嗜人者,……都不知道自己的吃相并不美。
  
  “德呢?……得了。”
  一些人憎恨艺术中的道德感,像时代憎恨美德。
  
  像我写了一首有时代感,“却没有传统的诗”。
  
  早春的唯美
  
  两只小鸟在叫,不是一只在喊--
  
  猫在叫春……窗户外的前世,被它的哀泣伤害,
  
  碎发散在毛绒绒的披肩上……手指不能弹奏,脚趾就疼痛。
  
  人鱼的刀忍之路,被理想主义者走下来,成为一种独欢。
  
  泡沫对她的姊妹说,"我不在的时候,照看好我们水中的城堡。"
  
  石头坚硬,春天却拥有柔软的性格。
  
  尘世爱双生。早春就怀了一对双胞胎:
  
  一个是天使,一个是天使一样好看的魔鬼。
  
  还没出生,就被迫爱上尘世这个无尽的子宫。
  
  慢慢撕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