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跟踪


□ 王季明

王季明

1

  12岁那年,是个元旦大清早,我亲眼目睹我爸在石库门天井里,如狼似虎地用一道粗麻绳紧紧捆绑着我那22岁的姐姐,姐杀猪般的吼叫并没起到多大作用。我爸把姐往肩上一扛,走出石库门天井,朝停在门口的警用三轮摩托车车兜里一扔,随后骑上摩托车,一踩油门,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地穿过大街小巷,狂奔在通往远郊的市精神病防治所。当时我吓得目瞪口呆。我拉着我妈的手说:妈,我要姐,爸爸不能这样对待姐,不能啊。我妈没做声,紧紧抓住我的小手,除了泪水直流,只是傻傻地看着。

说姐年龄是花骨朵一样显得矫情,说她青春靓丽妩媚动人是肯定的。姐在学校、里弄、单位里的外号就是“一枝花”。就算进了精神病院,她的“一枝花”的外号还是雷打不动。

我爸杀气腾腾地把姐送进精神病院,让我不解的是为何我爸每月还要带着我和我妈一起去看姐呢?更让我狐疑的是姐刚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头几年,每次探望时,姐看到我和我妈没啥,而一见到我爸(哪怕吃了药,打了针),她总会二话不说,拿起东西劈头盖脸朝我爸砸去。若是手边没东西可砸,她就会扑上去噬咬我爸,简直像头发怒的母狮扑向一头老山羊。

姐吞噬我爸时,通常身边站着两个膀粗腰圆的大汉。开始他们不敢对姐动粗,只是恭敬地看着我爸说:王队长,你看……我爸总是大手一挥,大爆粗口:我操,再凶残的罪犯我都见过,还怕她?我爸真的不怕姐。姐总是疯狂地想把我爸那张老脸撕得鲜血淋漓,不过我爸长年累月在外办案,老脸又黑又粗,像张砂皮,不怕姐撕他,且还一副任凭风浪吹、稳坐钓鱼台的派头。后来情形发生了变化。那次我爸办完案件心血来潮,又带着我与我妈去了医院。我爸当时想,姐除了会抓会捶会踢这些老花头外,翻不出其它花样经的。不过这次他没料到,姐会对准他的下身狠狠踢了一脚,我爸熬不住了,当即疼得蹲在地上。我爸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倏地不见了。我爸大怒,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一把抓起姐头发,就像抓起一条大鱼往地上摔去般地把姐活生生地摔在水门汀上。姐当即昏了过去。我与我妈就在一边,我妈吓得转身就逃,我吓得哇哇大哭。而我爸呢,恨恨地骂了一句,不要脸的婊子,没杀你算是便宜你了,然后一把攥住我的小手就走。

我妈在姐关进精神病防治所的第三年害病了。她不能看姐了,我便由我爸开着三轮警用摩托车去看姐。不过自从姐一脚踢伤我爸下身后,我爸这样一个海城市大名鼎鼎的刑警队队长也开始发怵,每次看姐时只能躲得远远地抽烟。即使如此,只要姐看到我爸,依然不要命的总想冲过去。姐无法冲过去了,那两个看着姐的彪形大汉,死死按住姐,且对我小声说:你姐这头母狮幸亏没枪,否则你爸一定死在她的枪口之下。他们说得对,你看姐,就像被关在笼子里发怒的母狮,不停地冲着我爸挣扎着,咆哮着。我爸呢,站得远远的,那双眼睛死死地看着姐。有一次,我见我爸转过身子,像是暗里抹泪。我说:爸你怎么哭啦?我爸对准我头顶就是一个毛栗子,冲我怒吼一句:老子会哭?你才会哭呢!老子眼里进了沙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