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剃头过年(外一篇)


□ 高乾

  民间谚语说,有钱没钱,剃头过年。过年要剃头,其意义主要在于图个吉利,图个新气。一年忙到头咋也得把自己收拾得干净点、利索点。置一身新衣裳,买一顶新帽子,选一双新鞋子。没钱的这一切都可以省了,但剃头是不能省的。有钱没钱,剃头过年,这是老辈的教导。年关前的理发店生意红火得不得了。打师傅们一大早开门迎客,电推子就嗡嗡地一直响个不停,落发像雪片一般,瞬间铺满一地。服务员忙得团团转,又是洗头,又是洗毛巾。顾客来得早的,坐着,来得晚的,站着,此刻好像都有了耐心。师傅刚理完这个,赶紧让服务员给洗头,马上又叫下一个。就这样一直忙到深夜。不过忙归忙,脸上还是荡漾着满意的笑容。别人剃头过年,他们落个钵满盆满。

  记得小时候在乡间过年,剃头都成为一件难事,我最害怕的就是妈妈摁住我的脑袋,拿一把剃头刀子像削苹果似的一点点地给我剃头,那种痛苦至今想起来都浑身打战呢。我小时候的头发特别厚,而且还特别硬,大人就说,头发又厚又硬,长大了是个受苦的命,我也压根没想自己长大要享什么福。剃头是个技术活儿,不是谁的妈妈都能为自己的孩子剃得了头的。记得有一年过年时伯父给他的大儿子剃头,可能是伯父的技术也有限,没有给老大不小的堂兄剃好头,堂兄就又哭又闹,惹得伯父火了,端起地上刚刚洗过头的大铁盆往堂兄的脑袋上砸去。男人生了气实在太可怕了,在与堂兄的脑袋发生撞击后,铁盆破了,堂兄的脑袋也花开了。看到这一幕伯父也傻眼了,把破了的铁盆攥在手里,呆呆地站在原地,半天一动不动。

  三不五时,村里会出现挑着一头热的剃头挑子来走村串巷的剃头师傅,师傅把挑子往村口一撂,生火、磨刀,一会儿来剃头的就排起了队。剃个头也没几个钱,除了把剃下的头发拿走再给个三斤核桃二斤枣的就打发了。我们弟兄几个倒是没有去过这种摊子剃头,都是妈妈大包大揽。

  印象中,小时候的头发总是长得很快,没有几天时间就长了,妈妈就要剃。每次剃头我都要撕心裂肺地惨叫,妈妈就警告我:老实点别老动弹,我拿的可是很快很快的刀子啊,你瞎动就把你的头割破了。我一听就一动不动地缩着个脑袋龇牙咧嘴发出咝咝的声音。但有时候妈妈的剃刀并不快,实在是疼痛难忍,就要歪脑袋,一歪,剃刀的尖儿就把头皮划破了。妈妈就埋怨:看看,不让你动你就动。然后赶紧在地上捏起一小撮碎发敷在伤口处。剃刀剃出的发型很特别,上下发线分明,齐斩斩的,没有过渡,就是人们常说的盖儿头。其实,妈妈也不想给我们剃头,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看到我们每次剃头时痛苦的样子,她也难以下手。有时候就索性用剪刀剪,剪头发是不疼的,可是很不好看,跟狗咬了似的。但那时候小,并不懂得外表形象多么重要,所以也落得开心。

  后来村里有个年轻人买了一把推子,我们就彻底从妈妈的剃刀下解放了出来。每次头发长了,妈妈就给两毛钱让我们到有推子的年轻人那里掏钱让人家来打理。推子理出来的发型果然漂亮,至少不是盖儿头了,明显精干了许多。村里的孩子们也慢慢都从剃刀下逃离了出来,纷纷涌向有推子的年轻人家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