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84张老照片


□ 刘 武
84张老照片
作者:刘 武


  一
  
  出伊斯坦布尔机场,就能闻到海的腥味,听到海鸥的鸣叫声。
  冬天的伊斯坦布尔并不冷清,都一月份了,这里也没有下雪,唯一让人感觉有些压抑的就是天气有些阴沉,云层总是灰蒙蒙地遮着天空。
  按照苏珊提供的地址,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她预定的酒店。司机是个黑人,体味有些重,扑了很刺鼻的香水。我稍稍开了点儿车窗,感觉冰冷的风钻进来,就像舔了一块雪糕。
  司机是个饶舌的家伙,用地方味很重的英语跟我聊着伊斯坦布尔,问我是不是日本人。我有些厌恶地回答说:“No,Chinese!I come from China.”
  我在国外遇到过无数人问我是不是日本人或韩国人,这几乎让我有些厌倦。当我回答说自己是中国人时,那些人多数的反应就是热情。这个司机也不例外,他“哦”地叫了一声,便说:“I like Chinese,I love China.”
  在异国他乡旅行,热情总像最好的热饮,会融化冰冷的气氛。虽然我对司机的体味有些过敏,但他的回答还是让我对他增添了不少好感。我问他是否了解中国,他说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中国,因为那时他就见过到他们那里修铁路的中国人。
  司机告诉我,他是塞拉利昂人,在埃及、约旦都工作过,后来跑到土耳其来了。
  塞拉利昂这个国家我听着有些耳熟,其实我根本不了解它。只是很小的时候,我的一个邻居作为农业专家去过非洲西端的那个国家,我才知道地球上有这么个地方。如果按中国人的说法,我与这位司机就有那么点儿缘分。
  有了这点儿好感和缘分,也许还因为鼻子已经适应了环境,他身上的体味和香水味似乎也感觉不那么刺鼻了。我与他东一头西一头地聊着,也没顾得上细看窗外的风景,车子就七弯八拐、忽上忽下地到了酒店门口。
  这家酒店坐落在山坡上,门前不宽的道路上铺着凹凸不平的石块,被打磨得非常光亮。酒店看得出有些年头儿,门面也不豪华,仰头看去,大约也只有六七层。在我下车环视周边环境的那一会儿工夫,司机已经将我的行李箱放到了酒店的前台。我还来不及换土耳其里拉,就用美元付给了他车费,司机高兴地亲了一下美元,然后伸过粗糙的大手握了握我的手,喷着一嘴热气,用生硬的中文跟我说了一句:“再见!”
  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中文。看着司机上车走了,我才转身走进酒店。
  
  二
  
  伊斯坦布尔是个积淀了太多历史故事的城市,君士坦丁堡、拜占庭都是她曾经的名字。透过酒店房间的窗口向外面随便一看,恍惚就是一幅有些阴冷的油画扑面而来。冬天的马尔马拉海如同油脂般显得凝重,高耸而尖细的宣礼塔林立在错落有致的城市中,只有到处飞翔的海鸥和鸽子,才让人意识到窗前的风景并非油画,而是真实的存在。不用多少经验,就能想到那些清真寺、教堂、老房子、桥梁、码头、有轨电车,还有那些曲里拐弯的小街后面,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旧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