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鹦 鹉


□ 方 晓

鹦 鹉
方 晓

2005年的春天我受一家电影公司委托写一个剧本。对方在电话里说,没有其他什么要求,越离奇古怪越好。这使我很为难,我发现我所有的故事无一符合,全是些小人物在巨大的生存背景下或真实或虚构的挣扎,尽管可能残酷,但绝对不够离奇古怪。正当我为此焦头烂额之际,A在一个细雨的黄昏揿响了我的门铃。从门洞里看过去,他低着头,高举着一张纸,那架势仿佛我一开门他就塞进我手里然后迅速逃之夭夭。但他看到我时马上涌现出尴尬的神情,呐呐地说敲错门了。他的状态深深吸引了我,一眼便知藏有不一般的故事。我于是邀请他进来坐坐。
A坐在沙发上,不安并没有消去多少。我问他要茶还是咖啡,他说如果可以的话来一听啤酒。我静静地坐在对面看着他,他一口气喝了一大半,喉结急剧地上下耸动。我并没有刻意去观察,直觉告诉我面前的这个人将解除剧本多天来对我的困扰,至于以怎样的形式,我还不得而知,那么任何先入为主的偏见都将对剧本有害无益。坐了一会儿,他说如果没事的话,晚上想请我喝几杯,为刚才的冒昧道歉,我欣然答应了。
A显然有一种急于向陌生人诉说的欲望,可能出于习惯也可能是迫不得已,我猜测他属于后者。菜没上齐,我们就开始喝低度的白酒。几杯下肚,A就开始说起来,其间我没有插话,为了不影响他的原意,我把他的话稍作总结,叙述如下——
那天早晨一醒来,我就发现问题依旧没有解决。一夜很糟的睡眠并没有帮助我,我寄予梦境的希望再次落空了。我刷牙的时候,看见窗台上立着一只黑色的大鸟。我妻子,准确地说,现在应该称为我前妻,她此前几次三番地跟我说有一只大黑鸟总是停在窗台上,赶也赶不走,但我没怎么在意。你知道,秋天里,城市里有个把鸟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这天早晨,我发现它鹰一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我隔着窗户朝它吐了几口白色的牙膏沫,它居然纹丝不动。我举着牙刷在空中弧线很长地舞了几下,并响亮地敲击在玻璃上,它才哗啦一下飞走了,翅膀挥动产生的风力使我不禁往后仰了仰。我看见有很多只一样的鸟同时从周围桦树丛里飞出,一起落到楼前的电线杆上。
出门的时候我心里闹哄哄的。我想可能是因为晚上做的梦,那就不说了。天色非常不好,乌云像团团吸满墨水的棉絮一样纠结在一起,密布在天上,而且压得很低,天地间是那种两阵大雨间隙中的惨白。我想我的脸色肯定也不好,但我并没有多想,蹬上自行车就向单位赶去。
到七大街第二个转口,向右转,再往里,就是我们单位了。可就在右转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叫唤:小山。声音不大,在清晨听来却非常清晰。是一个女音,关键用的是我的乡音,所以听起来格外热悉而亲切。我转回头向各个人堆里寻找,但并没有发现可能发出这个声音的女人。我凭感觉认为那应该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小山是我的小名,从我来这个城市就没有人再知道了。我只好转头继续行使,可就在这瞬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迎面冲来一辆黑色的轿车,我措手不及赶快扳车头转向路边,幸好车子没有撞上我,不然我就可能像鸟一样飞起来。但我却感觉自行车轮触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体,虽然阻力不大……
这时,我打断了他,我并不想马上知道事情的真相,期待中的想象会让这个故事添加色彩纷呈的各种可能,我问他:你刚才说到一个梦,什么梦?
他找我干了一杯,保持他的节奏和音调继续说下去,他非常擅长讲故事;那是个奇怪的梦,事后想起来觉得可能带有预兆的性质。但这种预兆不管用,因为只有到了事后才能理解。那天夜里,雨下得像擂战鼓。我梦见自己在雨中的山上奔跑,进入了一片丛林,灌木中满是飞来飞去的黑色的大鸟。后来外敌入侵,我当上了将军,带着这些鸟儿去打仗,在一座山岭下中了敌人的埋伏,我拼死只身杀出重围,鸟儿全都战死了,而且死得很惨烈,断肢残骸漫山遍野,每一滩血都像一束火红的杜鹃花。我逃到一条大河前,后面杀声越来越近。我绝望之极,突然两腋生出翅膀,我飞起来,可就在快到对岸的时候,翅膀折断了,我掉进了河里,由脚到头慢慢地沉没下去。醒来时,我发现夜里窗户没有关,雨打进来,床上被子淋得透湿。我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梦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当然里面有很多东西我表达不出来,而且跟你说的或多或少都受到我潜意识的篡改,这是不自觉的,所以说梦是没有意义的。

他站起来,朝窗外望去,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但他马上又坐下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小酒馆里一片寂静。后来,他接着讲下去——
我避过车后,强烈地感觉到自己撞到了什么东西。这时,一个女人捧着一只鸟儿冲到我面前,大呼小叫,又扯我的衣领又拽我的袖口,我上下左右观察她,发现她并没有哪里明显受伤,老实说,她长得还漂亮,尽管她柳眉倒竖但我还是看出来这一点,我想象得出她情绪平稳的时候应该很动人。当时她像个泼妇样的当街扯着我叫骂不停,弄得很多人围观。我渐渐才弄明白我撞上的不是她而是她手心里捧着的鸟,那东西全身上下一片通黑,只有嘴和尾巴尖上有一点绿色。那时候,鸟闭着眼睛温驯地卧在她手上,左边翅膀被车轮擦去了毛皮,正在渗出细细的血丝,但看上去并无大碍。于是我朝那女人说,我赔钱。你猜那女人怎么说,赔钱?你赔得起吗!走,上派出所去。她竟然要为擦了点鸟皮拉我上派出所。当时我也火了,周围旁观的有我的同事,还有一些天天见面很面熟的人。我说,去就去,什么地方也得讲个道理。事后证明我不该那么冲动,已经有同事出来为我打圆场了,再附和两句赔点钱可能事情就过去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