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愿流连


□ 牛一之

我愿流连
牛一之

在三四十岁人的心目中,俄罗斯是柴可夫斯基,是《天鹅湖》,是托尔斯泰和普希金,是伏特加,是用银和骨瓷作餐具的西餐,是《办公室的故事》。在五十岁以上的人心目中,俄罗斯是留学,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卫国战争,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而当我们——八十年代后期出生的被称为80后的一代人——真正听到这些经典相传的歌曲,看到这些震撼我们视觉的画作,穿过那密密的白桦林,走在俄罗斯这片充满艺术充满想象的土地上,心中有单纯的感动,更有历久而弥醇的温暖。从北京到莫斯科,从一个地名到另一个地名,却意味着我们已到了异国他乡。出了机场,强烈的日光在提醒我,我到了一个离天,离太阳更近的地方;上了汽车,车窗外成片的白桦树在暗示我,这些细长笔直的植物象征着另一个伟大的民族;道路两旁,到处可见的历史建筑和艺术雕塑告诉我们,这是一座古老而充满魅力的城市……这一切对我们来说都太新鲜,每日出门受到的注目,会遇上传教士给我们传教,会听到蹩脚的“你好”,会被询问是否是中国人。于是,惊觉原来已身在异地,原来已踏上俄罗斯这片炙热的土地。
图拉,这里有列夫·托尔斯泰的庄园和他的墓。
这位伟大的文学家曾说过:“艺术起于至微。”也许正是受到这主人的影响,他的庄园也美在至微。不算恢宏的建筑,简约却也显示了地位。园中的小径,只容几个人并排通过,人不多,轻声细语地交谈,仿佛怕惊扰了沉睡的伟人,打断了作家的创作灵感。
如果不是向导,我一定会错过托尔斯泰墓而寻觅很久。看过了那么多豪华的名人墓,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被树草掩映着的地方,竟是一代文学大师安息的墓地。那是一个两米长、半米宽,高出地面四五十公分,被绿草紧紧覆盖着的土丘。没有墓碑,没有文字,甚至没有任何标志,可墓前一束娇艳的鲜花却告诉我们,人们并没有因墓地的自然简陋而淡忘他的主人。人们悄悄地来,放下一束花,再轻轻地走。安静,肃穆。人们站在这矮矮小小的墓前,在思索,在怀念,我们也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是一种对伟大文人的敬仰,对文化的顶礼膜拜。这座庄园,这座墓,虽然至微,但没有人能否认它们的艺术,没有人能否认列夫·托尔斯泰为俄罗斯文化和世界文化所献上的瑰丽遗产,更没有人能否认俄罗斯内在的文化底蕴。正是因为这样的底蕴,才有了俄罗斯人民对文人,对文化的尊重和敬畏。
沃罗涅日,我们在这个城市生活了28天.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28个日日夜夜,只觉得这座城市给予我们很多快乐的时光,这是个和谐、宽容、充满文化气息的城市。说她和谐,是因为这个不大的城市,狗很多,它们白天在街上四处游荡,晚上回到自己固定的窝休息。人们尽管行色匆匆,但上下班时总会带食物给这些不属于自己的狗们,就好像呼吸一样自然,但在我们看来这是何等的新奇,从未想过人与动物能如此和谐,尽管有这样美好的期望,但做到亦是不易的。 说到宽容,更多的是对这个城市的感激。到了异国他乡,一切顺利是不可能的,是这座城市很快地接纳了我们这群外国的学生,她的人民友善地对待我们,让我们在离开父母的日子里不至于孤单,让我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不至于四面楚歌手足无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