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愿流连


□ 牛一之

我愿流连
牛一之

在三四十岁人的心目中,俄罗斯是柴可夫斯基,是《天鹅湖》,是托尔斯泰和普希金,是伏特加,是用银和骨瓷作餐具的西餐,是《办公室的故事》。在五十岁以上的人心目中,俄罗斯是留学,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卫国战争,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而当我们——八十年代后期出生的被称为80后的一代人——真正听到这些经典相传的歌曲,看到这些震撼我们视觉的画作,穿过那密密的白桦林,走在俄罗斯这片充满艺术充满想象的土地上,心中有单纯的感动,更有历久而弥醇的温暖。从北京到莫斯科,从一个地名到另一个地名,却意味着我们已到了异国他乡。出了机场,强烈的日光在提醒我,我到了一个离天,离太阳更近的地方;上了汽车,车窗外成片的白桦树在暗示我,这些细长笔直的植物象征着另一个伟大的民族;道路两旁,到处可见的历史建筑和艺术雕塑告诉我们,这是一座古老而充满魅力的城市……这一切对我们来说都太新鲜,每日出门受到的注目,会遇上传教士给我们传教,会听到蹩脚的“你好”,会被询问是否是中国人。于是,惊觉原来已身在异地,原来已踏上俄罗斯这片炙热的土地。
图拉,这里有列夫·托尔斯泰的庄园和他的墓。
这位伟大的文学家曾说过:“艺术起于至微。”也许正是受到这主人的影响,他的庄园也美在至微。不算恢宏的建筑,简约却也显示了地位。园中的小径,只容几个人并排通过,人不多,轻声细语地交谈,仿佛怕惊扰了沉睡的伟人,打断了作家的创作灵感。

如果不是向导,我一定会错过托尔斯泰墓而寻觅很久。看过了那么多豪华的名人墓,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被树草掩映着的地方,竟是一代文学大师安息的墓地。那是一个两米长、半米宽,高出地面四五十公分,被绿草紧紧覆盖着的土丘。没有墓碑,没有文字,甚至没有任何标志,可墓前一束娇艳的鲜花却告诉我们,人们并没有因墓地的自然简陋而淡忘他的主人。人们悄悄地来,放下一束花,再轻轻地走。安静,肃穆。人们站在这矮矮小小的墓前,在思索,在怀念,我们也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是一种对伟大文人的敬仰,对文化的顶礼膜拜。这座庄园,这座墓,虽然至微,但没有人能否认它们的艺术,没有人能否认列夫·托尔斯泰为俄罗斯文化和世界文化所献上的瑰丽遗产,更没有人能否认俄罗斯内在的文化底蕴。正是因为这样的底蕴,才有了俄罗斯人民对文人,对文化的尊重和敬畏。
沃罗涅日,我们在这个城市生活了28天.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28个日日夜夜,只觉得这座城市给予我们很多快乐的时光,这是个和谐、宽容、充满文化气息的城市。说她和谐,是因为这个不大的城市,狗很多,它们白天在街上四处游荡,晚上回到自己固定的窝休息。人们尽管行色匆匆,但上下班时总会带食物给这些不属于自己的狗们,就好像呼吸一样自然,但在我们看来这是何等的新奇,从未想过人与动物能如此和谐,尽管有这样美好的期望,但做到亦是不易的。 说到宽容,更多的是对这个城市的感激。到了异国他乡,一切顺利是不可能的,是这座城市很快地接纳了我们这群外国的学生,她的人民友善地对待我们,让我们在离开父母的日子里不至于孤单,让我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不至于四面楚歌手足无措。
说她充满文化气息,是因为从未见过一个城市能有如此多的纪念碑和雕像,但在俄罗斯,这样的城市无数,沃罗涅日就是一个。走在街上,每到路口处、开阔地,甚至角落里,都会出现雕像,普希金、尼季金、布宁……我们所熟知的,不知的,文学家,诗人,艺术家,无一不被人们雕刻下来,置于城市的每个角落,让人们感到时刻与文人、与艺术家同在。试问,熏陶于这样的环境中,人们怎能不注重文化,推崇文化,尊重文化?
我们也有过伟大的诗人和作家。早在普希金千年以前,就出现了“哀民生之多艰”的屈原,被誉为“诗仙”的李白,“诗圣”杜甫,还有伟大的曹雪芹,被称作“民族魂”的鲁迅,被誉为“20世纪的良心”的巴金。他们的诗篇虽然如普希金的一样脍炙人口,流传千载,成为贯穿民族文化心理的血液,但在我们的生活中,他们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位置。在北京,在上海,在那些繁华地段,我们找不到任何一位大诗人、大作家的塑像,也很难见到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广场、街道或建筑物。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莫斯科,我们在这个政治严肃的城市只停留了一个晚上,两个白天。满目是哥特式的建筑,柱子上,墙壁上,雕刻着热烈盛开的花朵,飞翔的天使,夜空的星。到处闪耀着的灯光让我的眼睛无法睁开。一切的一切,视觉冲击如此强烈。东正教风格的建筑拥有娇艳的颜色,花朵一般盛开着。
我们一大早就去了闻名已久的红场。在红场西面,沿克里姆林宫墙根,有一座无名烈士墓,是为纪念二战中的卫国战士而建的。深红色的花岗石墓地上,卧放着一面军旗,两名持枪卫兵,庄严地站立在墓地两侧。墓碑上刻着“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永垂不朽”。墓地中间,则是一簇俄罗斯特有的长明火,永不熄灭地燃烧着。我们去时,正遇上换岗仪式。三名士兵远远地迈着正步过来,虽没有号乐,没有口令,但他们全副武装,步伐一致,动作整齐,显得格外庄重严肃。加上那一队队前来瞻仰的人群,那一张张崇敬肃穆的脸庞,折射着这个民族对英雄和历史的敬重。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