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世纪的壮歌


□ 张 军

最近看到一部美国电影,主人公在一场演讲中是这样开头的:“中国人说过,人生的最大不幸是生活在一个稳定的时代。”我们中国人什么时候说过这话?这大概是从“乱世出英雄”杜撰而来。具体到文学上,我想到一句“国事不幸文学幸。”由此看来,谢克强这一代人是幸运的,他们见证了中国社会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的重大历史变革与事件,他们的创作经验和社会生活阅历到了该出鸿篇巨制的时候。但遗憾的是他们中的不少诗人没有把握这个历史机遇,要么浅斟低唱,要么下海经商,要么改行换笔,要么喑哑失语,在国家处在社会转型时期,这些诗人经不住种种诱惑,耐不住诗的寂寞,也纷纷转型了。然而,诗人谢克强依然坚守在诗歌的高地上,不改初衷,几十年笔耕不辍,先后出版5部诗集和3部散文诗集,最近又推出长达4250行的抒情长诗《三峡交响曲》,引起诗坛关注。
正如谢克强在《三峡交响曲》中所吟:“好以最质朴的的文字/抒写人类惊世的杰作/构筑历史显赫的经典/谱写时代瞩目的史诗。”这是谢克强的独白,也是谢克强诗歌创作的一种挑战。这是因为三峡工程这个“人类惊世的杰作”与“历史显赫的经典、时代瞩目的史诗”有着重大的矛盾与冲突,那么谢克强怎样才能以“一种大气派、一种大构思、一种大手笔”来使自己成为一个“宏大叙事者,”驾驭这个巨大的题材,用自己微弱的笔展示和抒写这波澜壮阔的大场面呢?对于谢克强来说,这是一次突破,也是一次探索与尝试。那么,这次探索与尝试给我们提供了一些什么呢,本文仅从其艺术特色作一一阐述。

1

一首诗的独特与精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构思的独特与精巧。谢克强是深谙此道的,因此他总是力图发现生活中的诗意,选取典型的形象、最佳的角度来表现这些诗意,进行艺术构思。
诗歌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种创造性的想象,想象愈是新颖奇特,诗就愈有艺术魅力,而构思就是诗人想象的蓝图。
“一个车队刚刚驶过/又一个车队匆匆驶来/充满动感的车轮/掠过风的呼啸/闪过时间与速度/这情这景仿佛那儿见过呵/直到车轮掠过我的记忆/我才猛然想起/当年几十万辆手推车/在鲁南淮北广袤的大地上/碾压着自己的影子/支援前线打仗/而今三峡工程建设/一场推进社会主义建设/新的淮海战役”(《写给三峡工程开工典礼的贺词》)。
看见一个车队又一个车队动感的车轮掠过风的呼啸、闪过时间速度,诗人忽然想起当年几十万辆手推车在鲁南淮北广袤的大地上碾压着自己的影子。这联想粗看起来似乎有些奇怪,实际上却有着它生活和思想上的依据。诗人以小推车作为过去艰辛与严峻的战争岁月的象征,而一个一个奔驰的车队作为社会主义建设的象征,诗人正是站在时代的高度俯瞰生活,纵观过去、现在、将来,通过动感的车轮触发诗人的联想,在广阔的时代背景上发现和展示我们社会主义事业与过去革命战争历史的必然联系。这种联想,是诗人对生活进行过充分的观察、体验和理解,才使想象的羽翼自由翱翔,才有了这既富有浪漫色彩又符合生活真实的艺术构思。
构思,也是对诸如情感、感觉、意绪、事件之类原料或者主要经验的重新组合,而构思的目的,在于把众所周知的内容表现得新鲜有特点,把习以为常的现象表现得新奇,把不易为人发现的隐秘的意念,表现得神采焕发。
“看来还需睡一会儿/以满足内心的种种期待/或者将一天的疲乏消除/当月光掀开她们梦的一角/那是姑娘们隐秘的一角/也是一首诗的意境”(《电焊女工们的梦》)。
“诗,有从题中写出,有从题外写入;有从虚处实写,有从实处虚写;有从此写彼,有从彼写此,有从题前摇曳而来,有从题后逶迤而去;风云变幻,不一其态。(薛雪:《一瓣诗话》)其实说来说去,无非是诗在构思时选择什么表现角度。角度不同,自然“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电焊女工的生活,诗人不再像写扎钢筋的男子汉、浇筑工、吊车女工那样正面描述他们的工作姿态,而是别出新裁借迷离的月光透过窗口,观察电焊女工的梦,从虚处写实、从实处写虚,将电焊姑娘的劳动生活表现得缤纷多采、神奇瑰丽。我想,如果不是从梦的角度去写,或许很难将电焊姑娘们枯燥程式化的生活表现得如此缤纷多采、神奇瑰丽。
诗的表现角度的选择,更重要的是独特、新颖,这就需要独具慧眼。重复别人表现过的角度,这对诗的艺术创造不仅毫无意义,诗的艺术魅力即诗意也将大打折扣。
诗意,是诗人经验和认识的概括。诗的构思,主意则是诗的全部构思活动的基础,也就是说构思时要给诗的形象赋予它以独特的意蕴,不仅意有所归,而且应该是创造的。
例如,人大会议表决三峡工程议案,这个表决过程是枯燥的,可是说是毫无诗意:但这件事又意义重大,有着它的历史意义,诗人在构思时采取时空交错、据实构虚来写。诗人先写“令人怦然心动的春天/说来就来了,”又写“北京的春天/比哪一个季节都来得靓丽,”又写四月三日下午“我看见青草也和我们一样/早早踮起脚尖/在瞩望着,”这是虚写,但诗人的情感、情思和思想却都潜在诗行中。进而实写三峡工程议案表决通过后响起的暴风雨般的掌声,然后又虚写请电波告诉长城黄河、人民英雄纪念碑和发黄的《南京条约》——这一虚写既避免了前面实义己尽而继续申说的累赘,又深化了诗的意蕴,彰显了这件事的重大意义,又扩大了读者的想象,也增强了诗的韵味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