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镜


□ 武建华

  父亲在天上,
  我在地上。
  父亲是天镜,
  照着我的征程!
  有了这天镜,
  我才不会迷路。
  但我不一定走父亲的路。
  ——题记
  
  父亲走时留给我的钱刚好能够简单地办完他的事。父亲好像故意留下这么多钱,刚好能够为他办最后的一件事。他好像盘算好的没让我再破费拿出自己微薄的工资作为补贴。这是没有语言的关照!这是父亲留给我的只能心领神会的最后的关照!有时我想,父亲为什么在我为他办理最后一件事的时候,还给予我最后的关照?父亲最后无私的表现,诠释着他一生的清廉和无私!
  父亲一生很少照相。直到后来我在他的几件遗物中仅找到一张一英寸大小的退休证上的照片:消瘦的面庞,双颊下陷,浓眉凝聚在高高的眉骨上,额头宽大,横刻着几道深深的沟纹,头发花白,向后梳着,露出智慧的额头,一双眼睛始终炯炯有神。我把这张照片小心翼翼地取下,珍藏在我的心中。这时候,我不禁自问:如果不是发现了这张当时不经意留下的照片,我该怎样在思念之时重睹父亲的遗容?我该怎样让他的孙子看到他爷爷的容貌?儿子出世时,父亲已下世好几个年头了,儿子几岁时不止一次问到他爷爷是什么样子。父亲生前从未主动照过相,在我的印象中可能仅有过几张照片,但现在早已不翼而飞。作为他的儿子,我怎么在他生前没能想到主动给父亲照个合影相或纪念照?而到他晚年病重时,我也未能做到这一点。那时我始终认为那场病不会让他离开我们,所以没做到这一点。但事实上,他就在一个我不在家的日子旧病复发而逝!往往有些事情不按照想象进行。因为有时你的想象不符合自然,而自然始终按照它的规则前行。假如没有那张“证照”,那将是何等的遗憾!
  父亲的遗产应该是他在退休后用八百元钱在村上买下的生产队的那三间仓库瓦屋。但那三间瓦屋在他辞世之前为了还债卖掉了。记得卖掉乡下的房子时,从乡下拉到城里一架子车桌椅瓢盆之类的生活用品,但父亲真正的遗物却寥寥无几:一把刮胡子刀,一本退休证,一个身份证,一个购粮本,一辆自行车,仅此而已。
  说到父亲的自行车,我不禁又有遗憾。仅剩下的这件像样的遗物“永久牌”自行车也让村上的表哥推走了。那是父亲去世后的第三年,当时由于我没有自己的住房,只得将自行车摆放在租住的楼房走道上。自行车已破旧不堪,曾有人喻为“黑龙江把,广州带(轮胎)”,意思是自行车扶把已锈旧变黑,车胎已是破旧得广广之有。但骑起来还很流利。一天,村上的表哥来说要推走这辆自行车,当时我没多想,屋内无处摆放,放在楼道上,风刮日晒锈旧得更快,还不如让表哥推走。再者,表哥张了次嘴,我若不同意给他这辆仅值二三十元的旧自行车,更是不好意思。所以,就让表哥推走了。但后来的许多日,以至许多年,我的心里总有一种失落感,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我知道,父亲这个唯一比较大一点的遗物也没有了。我知道,自行车不值几个钱,但对于我,它确有重要的保存价值!更有它特殊的纪念意义!从这辆自行车的身上,我感悟到父亲的许多长处,也许是我一生受用不完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