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滴水之过


□ 苏 拉

滴水之过
苏 拉

TMD:一滴水,一滴水……泡汤了,都泡汤了!
老婆泡汤了,小蜜泡汤了,哥们泡汤了,生意泡汤了,公民身份泡汤了……
人说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可我这是滴水之过当以涌泉相思啊!不过,这个相思可不是那个相思,这个相思是相反思,相反思也不是相反着思,相反思是:相反思!
TMD血红着双眼,盯着“反思”两个字,恶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S大学,虽不属名牌,却也是重点。他从穷山沟一步跨入这个门槛,成为他们那个乡的“状元”,父老乡亲们着实为他自豪了一阵子,他自己也有过短暂的春风得意。可这种得意很快便被失落挤对掉了,几个月后,他就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个服从来的微电子专业,他喜欢动物,填报的是生物学系动物学专业,填表的时候并不知道生物学是一个热门的领域,只是喜欢。他想转专业,可是,一听说要两万块钱,就不敢再想了。班上的同学大多来自城镇或近郊农村,90%都比他牛,无论是功课还是课外生活,甚至穿着打扮谈吐举止。生活方面他不指望,那是要大团结纸币来包装的,他只是想在学习上赶上去。他拼命地追赶,可怎么也追不上。
他以为自己就是这个坯子了,永远也成不了高科技领域的专家了。
灰心之下,他一头钻进了网吧,从此再也出不来了。他默念着“60分万岁”安慰自己,可是,大三的时候,还是挂上了三盏刺目的红灯!他觉得那红灯不是挂在校园的橱窗里,而是挂在他光秃秃的脑壳,全校的目光都聚焦在那颗亮铮铮的脑门上。
他想起了比尔·盖茨。班上的同学都喜欢议论盖茨,有的人简直像着了魔似的崇拜他。那种气氛,也曾经感染过他。那个神通广大举世无双的盖茨,不也是大学还没有毕业就出来创业的吗?他能从一个穷学生滚雪球似的滚到数百亿乃至近千亿,成为世界首富,我哪怕是他的一根小指头,万分之一,也能挣它个几百万近千万!哦,不,不,那太大了。我就算是他的一根汗毛,百万分之一吧,也有将近十万美金哪!十万美金,对我来说,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啊!
可是……可是什么呢?难道我TMD连比尔·盖茨的一根汗毛都不如吗?他是人,我也是人啊!
TMD用爸妈开荒种果的血汗钱,低价买了一台别人急于处理的二手电脑,又在破败不堪的贫民区租了一间六平方米的小屋,并买了一辆不知道是不是别人偷来的旧自行车,购置了一些吃饭用的必需品。他望着自己布置好的小屋,默默地对自己说:我有家了,我有办公室了,我可以像比尔·盖茨那样去追梦了!

窗外是一条小河,河水又脏又臭,漂浮着一些不知名的杂物。可是,他站在屋子里看过去仍然是那么的美。他得意地踱着步子,思考着“第一桶金”该从哪里挖。天有点冷,他把手伸进裤子口袋,无意中碰到了几个一元钱的硬币,便摸出来,排在桌子上,一共是六枚。又从皮夹子中掏出活期存折,里面只象征性地保留了一块钱。三年级下学期的学杂费已经被他提前折腾光了。他倏地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没有脸再向父母伸手,再说父母几十年以来的所有积累已经被他掏空了。
大厅里挤得像个装满货物的集装箱。他满头大汗地看着身边的人——出示毕业证、成绩单、个人简历。一个女孩捧出一本精致的彩色个人写真集。他好奇地探过头去,盯着那本耀眼的写真集,一会儿,又禁不住把眼光移到了她漂亮的额头上。她似乎觉察到了他的偷窥,狠狠地朝他的脑门斜睨了一眼。他的脸刷地一下红了,一直红到脖子根。他立即转身,逃也似的挤出了人群。
他看着自己胸前抱着的文件夹,恨不得把它狠狠地扔到地上,再重重地踏上一只脚,把它踩得稀巴烂。他痛恨那个愚蠢的不争气的自己。
儿时,在山坡上放牛的时候,他最大的兴趣爱好是和牛说话,说累了,就靠在卧躺着小憩的老牛旁边,仰面朝天躺在草地上,看天看云,看远处绵延无尽的山峦。他一遍又一遍地对着大山发问,山的外边是不是还是山?究竟要爬过多少座山才能到达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大?是不是很精彩?没人回答他。他没有城里孩子的那些远大而又切实的理想,没有想过要当科学家艺术家企业家政治家。他的理想就是走出大山,就是去看外面的世界。到了上学的年龄,大人告诉他,要走出去,就得好好读书,于是他好好读书。
那时候,他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个班那个班的培训,甚至没有听过童话故事,没有读过科幻小说,没有看过其他任何类型的有趣的小人书。他想,这也许是一种先天不足吧?可怎么就补不上去了呢?
Hi,MM,99我!
吓人啊?
没饭吃了。
买呗。
没钱。
挣呗。
没地方挣。
找呗。
找不到。
再找呗。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