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平常人物


□ 彭忠福

平常人物
彭忠福

穷人的婚礼

我从家里往楼下匆匆而走,来到三楼口。老陈身着已褪色的蓝色工作制服,忽然破天荒地将一支香烟笑微微地递到我的手上。我一面莫名其妙的用手接着,一面侧身看见他家里有几个妇人在忙碌。
一会,老陈的闺女急匆匆从屋里出来,手提两个红色金纸剪就的“喜”字,一个给父亲,一个自己上去贴在家的右门口。见此情景,我问老陈有什么喜事瞒在心头。老陈憨憨地一阵傻笑,将嘴巴凑近我的耳朵:“我儿子结婚。”
“儿子结婚?”我一阵惊诧的追问。接着,怪他为什么没告诉楼上楼下、左邻右舍都来凑凑热闹。老陈搓搓手,摇了摇头,要说的话儿没有出口。陈妻听见熟悉的声音,忙出来抓住我的胳膊,向我解释原由。
我凝视她那张皱纹满面蜡黄的脸庞,看上去比往常还要消瘦,又添了许多忧愁,那凹陷的一对眼窝儿有些红肿,那湿润的闪光好像是不久哭泣过!
一阵同情怜悯感倏地涌上心头。我一把抓住陈妻那双颤抖着的老手,她的双眼无力地下垂,双唇颤巍巍的向我启口:“儿子当兵回家,尚未找到工作;找的媳妇也在待业,好生难受。他爸早年退休收入不高,我是你们邻里知道的一个老弱病多的家属,平日家里只能糊个口。男大当婚,女大该嫁,男欢女爱,当爹做妈的只能参谋参谋。去年,儿子提出要结婚,我们俩老急得跺脚发愁,一无房子,二无资金,这婚哪能结,一直拖到现在,如今儿子又开了金口。一家人左思右想,眼泪哭干,还是订在了今天这个时候。俗语说得好:龙配龙,凤配凤,富家娶贵女,穷户接酸妞。好在媳妇家也穷得叮当响,怎么个娶法也能接受。这样,儿子的婚礼悄悄操办,这楼上楼下的新老邻里就没有去告诉!”
告别老陈和陈妻,我悻悻下楼。来到马路边,迎面驶来一列宛如长龙的婚礼车队,耀武扬威地打从我面前缓缓而过。我数了数,共有十辆黑色豪华轿车,清一色的奥迪、本田和帕萨特。我仔细看着那些车牌号,全是单位内部公用车。两辆红色面包车的两边窗口,一路飘飞着雪花般的彩色纸屑,车尾的那辆双排座,不断地放着震耳欲聋的鞭炮,青烟缭绕,笼罩着整个马路,犹如那蓝天上倏忽离去的飞行器尾部划着的一道氤氲的白色膨质绒线,牵引着人们的视线,让人不忍离走……
我猛吸了一口老陈奉给我的那支低值白沙香烟,然后,情不自禁的将烟蒂扔向那远去的黑色车队的后头,看了看手机的日历,方知是5月18日,是形式与内容、阴历与阳历皆吉祥的好时候。
好日子是婚姻之花绽放的良辰,无论是穷家还是富户,都要选择吉祥的时候。婚姻的内容是爱情,形式是豪华与简单。我想,穷人的婚姻由于注重内容,所以质量上乘的要多;大多富人或家庭宽裕人的婚姻因看重奢华,而异化了爱的内容。为什么夫妻中途离异的比重,富家的比穷家的要多?
带着一些胡思乱想,办完公事往家里赶路。那穷人的婚礼正在简单而又似乎神圣的进行着。身穿洁白婚纱的新娘,身材窈窕,姿态婀娜。在伴娘的陪同下孤单而寂寞的婷立在小区的一个路口,没有鞭炮助威,没有亲友簇拥,听说是一辆人力三轮车送至路口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