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至


□ 郭文斌

  冬至里,爹娘姐弟前念古人,后叹苍生,五月六月意绵绵,少长咸集福至心灵。郭文斌的小说一向擅长在浓郁的民俗文化中发掘人情美人性美,这个短篇新作会给读者带来什么?
  
  从坟上回来,已是掌灯时分。六月没让爹提醒,就进屋把五月早已洗干净的供桌抱到当院,左挪挪,右挪挪,放在院子的当心,然后跑回上房。爹已经把米酒、奠茶和两碗清水放在供盘里。六月跃跃欲试地要端,但爹没有放口话。就在六月有些不知道该干啥时,爹把三炷香和几页表递到他手里。六月十分庄严地接过,双手举了,心里充满了神圣。爹端了盘子出门,六月随着。到了院里,五月早已站在供桌边,胸前也是一个盘子,里面是刚刚出锅的两碗一碟扁食。
  三人在供桌前向南跪了,爹先把盛着清水的蓝边碗放在供桌的最南边,中间是香炉,左边是一碗扁食,右边还是一碗扁食。爹照例上了香,焚了表,奠了米酒,然后叩头。
  第一个头叩完,爹让五月和六月背诵祭文,五月和六月就齐声背诵:
  
  黄土生时百姓生,
  清水生时恩情生。
  
  二叩头毕,姐弟俩又背:
  
  世人若把恩情忘,
  择良留种到时辰。
  
  三叩头毕:
  
  天时人事日相催,
  冬至阳生春又来。
  
  作揖完:
  
  人言福在水中藏,
  今日为我现真身。
  
  五月和六月从爹的神情中看到,他对他们的朗诵很满意。但让五月和六月惭愧的是,他们还是忘了一句话。
  爹紧跟他们的话尾巴补充:
  
  冬至时节,谨献扁食两碗,清水一皿,伏惟尚飨。
  
  一皿?一皿是啥意思?
  就是碗的意思。
  碗就说碗嘛,为啥要说成皿?
  传统如此。
  接下来爹从盘子里端了素边水碗,放在供桌下面。去年六月已经问过爹,知道这叫陪水,是给那些受不起头的众生饮用的。然后爹把五月刚端来的一小碟扁食放在供桌下面的陪水旁边,不用问,六月知道这还是给那些受不起头的众生吃的。和前几个年节不同的是,这次把它们放在供桌前面,而不是到大门外泼散。
  六月要问爹为啥,不想娘喊他去端献饭,就把这个问题给忘了。
  六月到了厨房,说,已经献在院子里了还端啥献饭?娘说,你忘了还有先人呢。六月就噢了一声,把两碗献饭端到上房里,端端正正地放到地桌上,十分恭敬地磕了三个头,起身说,各位祖宗吉祥,冬至时节,谨献扁食两碗,伏惟尚飨。
  六月对自己的发挥很满意,回头看爹,爹一脸的开心。
  
  然后一家人坐在炕上吃扁食。
  六月隐约记得,去年爹讲过这扁食其实是一种药。好像是上古时候,一个姓孙的医仙看到冬天人们的耳朵都给冻掉了,然后大发慈悲心,用百草制出一种药,让人们服用,人们的耳朵就再也没有冻掉过,从此每年冬至,人们都用吃扁食来纪念这位好心的医仙。
  明明是饺子,今天却偏偏叫扁食。
  六月这样想着,一个扁食已经下肚了。他有些后悔刚才不应该想这些名词,错过了扁食的味道,太可惜了。好在吃第二个时他就意识到了。
  接着回到专心。
  爹还说这饺子过去不叫饺子,叫煮角子。
  讨厌,这个“想”过来,又让一个饺子滑到肚子里去了。看来这“想”真不好对付,得想个办法。有什么好办法呢?有了,每个扁食到口,本大人把它嚼个一百遍,看你能不能错过。
  不想这招也不灵,因为当自己数数时,“想”又粘在数上,依旧把味道给错过了。
  天哪,该咋办呢?
  爹、娘和五月一齐把目光投向他,问他咋了?
  六月拉着哭腔说,这“想”老是管不住。
  哪个“想”管不住啊?吃饭时就专心吃饭嘛,还管个啥“想”。娘说。
  你儿说的就是专心,我爹说只有啥都别想,吃饭,才能品尝到真正的味道,可是这“想”老是赖皮一样缠人。
  对,爹说过多少遍,只有啥都不想,吃喝才能对得住吃喝,才能对得住美味,不然就是错过,而错过是罪。
  六月就更着急了,自己觉得错过是可惜,好不容易吃一次扁食,却屡屡错过味道,不想爹又把它上升到罪,就更恨这“想”了。
  不用急,爹刚开始时和你一样,这得慢慢训练。
  你平常吃饭时咋没事,偏偏今天吃扁食,“想”就来了?五月说。
  六月觉得五月说得对,还不是自己太重视这扁食了,一重视,反而“想”就来了。
  六月就放轻松继续开吃下一个扁食,成功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冬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