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枫蛾歌(毛南族古歌)


□ 卢玉兰 谭月亮 蒋志雨 谭贻生

  《枫蛾歌》是清代流传于广西环江县下南、水源一带的民间长诗,毛南语原名《比妮迈》(《寡妇歌》),也叫《比桶年》(《虫的歌》),作品以曲折诡奇的情节和富于比兴的艺术手法吟咏了妮迈和达凤婆媳两代女性的悲剧,沉痛控诉了封建宗法制度对妇女的深重迫害。
  
  引歌
  
  巴音山高高百丈,青石铺路曲曲弯,
  岸畔潭水深千尺。六月潭水透心凉。
  依山傍水枫树村,村边枫树血泪养,
  妮迈艰难迭凤苦,寡婆孤媳苦情长。
  
  (一)遗腹子
  妮迈志南农家女,生出娘肚受孤寒!
  三岁学会看弟妹,七岁捡柴会爬山。
  穷家长出伶俐女,纺纱织布巧出样;
  高山岭顶哝嗦花,移栽花园配牡丹。
  花开果落年过年,青丝黑发白霜染,
  四十死了宝贝仔,三代独苗断了线!
  三代积聚无分散,肥田好地有一片,
  今后田地哪个种?丈夫一气闭双眼!
  “吃草牛母有仔跟,衔泥燕子孵子孙,
  女人不是白虎眼,哪样克夫又绝根!”
  皇帝金口哼一哼,文臣武将失了魂。
  族长轻声一句话,重比圣旨全村惊。
  妮迈挨骂“白虎”变,辣椒苦胆拌泪咽。
  哭声爹娘偏心眼,留仔嫁女图银钱。
  哭声丈夫死得早,烂碗落锅任煎熬;
  哭声祖宗无恩义,死仔绝孙断香烟。
  香烟断了坟碑在,妮迈世上难做人;
  不准“白虎”伤房族,妮迈逼迁独家村。
  眼看家产挨霸占,心里盘算夺回来,
  身装怀有遗腹子,石压竹蔸村标笋。
  天上月亮护星星,人间仔女靠娘亲,
  妮迈反要胎儿护,不犯王法变罪人。
  “天高喊冤你不闻,我变鬼魂上天庭;
  地厚叫苦你不听,我进地狱把冤伸!”
  含冤忍泪住深山,独自犁地独自耕。
  春种苞谷杂瓜豆,夏锄杂草汗水淋,
  烧串桐子忙织布,烤火织麻到五更,
  三个秋冬无人问,猪牛满栏粮满桁。
  哝嗦花开九里香,独身寡妇会当家。
  门前黄狗汪汪叫,来了头人歪嘴巴。
  鸡带鸭仔也算仔,背个枕头骗冤家。
  这家香烟有人顶,小小树苗会长大。
  “妮迈迈,教仔乖!人家果树你莫爬,
  阎王殿上记有账,贪吃贪喝扭嘴巴!”
  门外骂走坏头人,妮迈担心结冤家,
  梨树秋花不结果,枕头当仔难长大。
  一张饭桌四四方,妮迈独自坐一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