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孩子


□ 第广龙

  我在快五十岁上,非常想要一个孩子。
  我把这个想法跟老婆说起,她娇声地说,行啊,我给你再生一个。
  我看了看她枯黄的脸面和臃肿的身子,说,你还能生吗?老婆不高兴了,说看把你能的,我不能生,那你呢?我一听这话,知道刚才那句说过了,不过,我也听得出,老婆并没有真的生气。
  要知道,我俩年轻时,吵架打架,那是经常性的。我的拳头狠,打得老婆抱着头躲。打急了,猛地抓我一把,有时两把,我的脸上就留下了红色的抓痕。上班怕人问,偏有人问,就说让树梢挂的。可老了老了,晚上也拌嘴,却打不起来了。我俩谈对象时就勉强,老婆倒对我满意,我因为她个子低而对她有所嫌弃。可是,我又没有本事找个更好的,就只能和她结婚了。一起过了几十年,现在看看这个老婆,还倒觉得喜欢了。唉,岁月磨人,年轻时一个想法,年老了想法就变了。人老了,图的是有个说话能说到一起的,睡下身子都暖和着,就知足了。
  老婆正专注地看电视,剧情那么虚假,老婆看得津津有味,动不动还咯咯笑。我又说,我如今每天早上吃两颗鸡蛋,还跑步锻炼,你咋知道我不行?老婆偏过眼,说,你厉害着呢,你才十八岁!我这片荒地已经长不出粮食了,你出去再找一个,找个二奶给你生!我呵呵笑着,说,当官的,有钱的才有资格找二奶,我没啥指望了,就是哪天你高兴了,让我出去找小姐,我也有贼心没贼胆,有贼胆没贼钱啊。我立刻肩膀上一疼,是老婆掐了我一下。
  实际上,如今还实行着只生一个好的政策,我和老婆都是有单位的人,就真能生,哪能说生就生个呢。哪有这个胆量啊。办个二胎指标吧,没有关系,光景也晚了。即使能办,我也不愿意。为啥,一个同事,娃娃好好的,开证明说是残疾,就又生了一个。这样做,遭罪遭报应。我不会这样做的。但我的确喜欢娃娃,路上走,见娃娃被大人抱着爱着,我都会多看几眼。一次一个娃娃正吃他妈的奶呢,我也看,娃娃他妈赶紧闪过身子。多亏娃娃他爸不在跟前。就是熟悉的人,把娃娃带出来,也不能随意逗惹。夸赞上一阵,就可以了。都是一个娃娃,金贵着呢。每天早中晚,到幼儿园,到小学校门口去看,全是大人在送孩子,接孩子。门口停着自行车和小车,手里拿着吃的喝的。一个个神情焦躁又幸福。娃娃进去,依依不舍,娃娃出来,场面热烈。我那个年纪,家家都娃娃多,能走路了,不用多经管,土里头玩耍尿泥,自己胡乱跑着就长大了。一次我听谁说现在的男娃娃,包皮长,影响发育,学校组织到医院动手术,感到奇怪。我那时候,都缺吃少穿,男娃娃连个裤衩都没有,精沟子睡土炕,滚过来滚过去,自然就长开了。还有,男娃娃出去,这个大人说,来,让爷揣个牛牛,那个大人说,让伯看看牛牛在不在。娃娃的牛牛,总被大人揣。大人抱着,自己娃娃的牛牛让揣了,也高兴。娃娃自己能跑了,也会被大人拉住,被揣牛牛。所以,过去的娃娃,没有包皮。揣娃娃牛牛,这几乎是那个年代大人们的一项合法娱乐,在农村,更成为一种习俗。现在,谁敢这样,这不成了对儿童的性侵犯了吗?这可是重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