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米的星期五


□ 高薇

  小米已经在阳台上站了好久。

  夏日傍晚的风,暖暖的,软软的,从开着的窗口吹进来,把小米一头长长的卷发吹得乱蓬蓬的,小米也顾不上收拾。

  小米背对着阳台的窗,瘦削的身子,斜斜地倚在窗下矮矮的白墙上。

  风从小米身后开着的窗口吹进来,眼前的碎花棉布,就在风里摇曳飘荡。花布四周,一簇簇短短的金黄色流苏,被风一吹,发出唰唰啦啦的声响。往常的这时候,小米的心里会像汪了一摊蜜汁,甜甜的,腻腻的,小米就觉得,身上有使不完的劲,手脚总也不肯停下。大多时候,小米还会哼上一首曲儿,那种软绵绵的,酸溜溜的小曲儿。可今天,却和以往不一样了。小米的心里,此刻充满了无限的忧伤,那忧伤,像一根根细细的绳索,紧紧地缠绕着她,越缠越紧,使得她喘不上气来。小米觉得心里憋屈,她想对着窗口大声地吼上一嗓子,她还想大哭一场,让泪水像滂沱的雨水,使劲地流个不停,好把她所有的烦恼都冲干净。可是,小米不能吼,也不能大声哭,她只能把蓄满泪水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直盯着晾衣架上那块在风中飘摇的花布,盯着盯着,小米的眼睛就花了,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那在风中唰唰啦啦响着的流苏,还有流苏上闪动着的耀眼的金黄色的光芒,顷刻间,把小米的一颗心闪乱了,不知不觉间,小米的泪水,就一滴一滴从眼里流出来,落到地上,摔碎了。

  自从结了婚以后,小米就喜欢这阳台。到处是绿色的大叶子的植物,是丈夫养的,给这阳台增添了许多生机。大大小小的衣裳,洗完了,使劲地甩甩,把一粒粒水珠甩掉,一件件地挂到晾衣架上,像一面面鼓着风帆的旗帜。这时候,小米就哼着小曲儿,望着晾衣架上湿漉漉花花绿绿的旗帜,吃吃地笑了。多数时候,小米也会走上前去,拉拉这个红的,拽拽那个绿的,把它们一件件理得平平整整,心里禁不住自言自语,这件是老公的,这件是女儿的,这件是自己的。小米一件件地数着,自己就又偷偷笑了,那心情特别地好。而今天,小米却没有心思哼小曲儿,也没有心思将这些花花绿绿的衣服一一地平整好。小米的心里充满了说不尽的忧伤,而这忧伤,就来自小米眼前这块在风中飘动的碎花棉布。说是碎花,那是隔远了看,隔得近了,就看得清清楚楚了,那棉布上的图案,都是一模一样的,不大,却有次序地排列在一起,多得数不清。每一个图案上,有一个穿着红衣的小人儿,在翠绿的柳树下,仰望着空中,空中,有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泛着明亮亮的光。这图案,小米最是喜欢。这棉布,是小米结婚前扯的,开始是准备做被面用的。杏黄色的底,红红的小人儿,绿绿的柳树,大而圆的月亮,看着就喜庆,让人心里舒坦,谁能不喜欢呢。可是,后来,小米的娘为她做了好多被子,这棉布就用不上了。后来,小米就结婚了。结婚后,小米把这棉布扯开了,然后又缝起来,缝成四四方方的一块,厚厚的,在四周围镶了流苏,短短的,软软的,闪着金黄色光芒的流苏。夜晚睡觉的时候,小米就把这四四方方的花布,平整地铺在身子底下。怎么说呢,结婚以后小米才知道,原来结婚是那么那么地好,两个人在一起,翻来覆去颠鸾倒凤的时候,这碎花的棉布,可就派上了用场。每一次,小米还得把棉布底下垫上塑料布,要不,完事后,湿了棉布不要紧,床单也会湿上一大片,那就麻烦了。小米每次把身子底下的棉布抽出来时,脸上总是泛着幸福的波光。丈夫嘿嘿坏笑着说,小米,真想不到,看你文弱弱的样子,在床上,原来还是个疯婆娘呢。小米一听,一副恼怒了的样子扑过去,没头没脸地使劲捶打着丈夫。两个人打完了,闹够了,然后,就开始絮絮地说话,那快乐,真是无法言说。有一次,丈夫打趣说,咱们给这花布起个名字吧。小米面色微酡,说行。取什么名字呢?小米挠了挠头皮,就笑了。丈夫看看小米,也笑。丈夫说,小米,你先说,你一定想出来了,要不,怎么笑得那么不怀好意。小米说,还是你先说吧。说就说,叫爱情布,这名字怎样?小米看得出,丈夫的样子很是得意。俗俗俗!小米戳着丈夫的额头,一连声地否定。那叫什么?丈夫又开始挠头皮子,挠了几下,脸上现出喜色。要不,叫月上柳梢头,是不是挺有诗意?丈夫试探地说。小米嗯了一声,说有那么点意味了,但还是不怎么好,月上柳梢头,那不是在等的意思吗?丈夫说,那你说叫什么?你说。小米歪了头,沉吟着说,叫——但愿人长久,行不?说完,小米歪头笑了,笑得有点得意。丈夫不屑地说,还以为你起什么好名字,但愿人长久,比月上柳梢头也强不了多少吧,那不也是等的意思?小米说,等和等可不一样,月上柳梢头,等得恓惶,等得凄凉,但愿人长久呢,又好听,又吉祥。丈夫说,好好好,但愿人长久。小米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心里说,知道你得依我。每一次,将这布洗了,晾晒到阳台的衣架上时,小米总是眼睛盯着花布,盯上那么一会儿。那个时候,小米心里就想到了丈夫,想到了丈夫在床上的样子,看外表,丈夫是那样敦厚儒雅,事实上,也真是那样。可在床上,丈夫更是让小米满足。怎么说呢,那真是很男人。对,很男人,没有比这词更贴切的了。每次这样一想,小米的心里就荡起无限的柔情和蜜意。有时候,小米想得脸热心跳时,便禁不住在心里轻轻骂上一句,死东西,坏东西,总想把人折腾死。骂完了,小米摸摸发热的脸和扑腾扑腾跳着的心窝,又在心里暗暗地骂自己两句,臊不臊啊。然后呢,小米就微微笑着,转过身,低了头,再去做别的事情。

分享:
 
更多关于“小米的星期五”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