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葛水平散文二篇


赵树理永远是一个高度
  我在现代文学馆看到赵树理,他看上去很瘦,显得心事重重,前胸贴着后脊梁,身后是一头小毛驴。我对毛驴很熟,因为,我小时候和它住过一个窑洞,它是一等一的好劳力,尽管我已被柏油路和现代交通工具宠坏了,但是,我想起骑驴上下山的日子依然激动。赵树理穿着中山装,看上去不像牵驴人,牵驴人应该穿袄、系腰带、绑裹腿,他牵着驴是为了和他搭伴儿思考问题。他不仅会写小说,还会写戏,还懂工尺谱,还能拿得起乐器,还识得阴阳八卦。这么一个有才华的人生长在乡间,恰恰又是乡间恩养了他的天赋。因为他原来是农民,一天三晌下地干活,他知道了一些农民有意思的事情,后来这些事情就促成他当了作家。当了作家也是写农民,他离不开那一方土地,因此,有了现代文学馆这样的造型。
  当一个作家是多么不容易!我在阅读他的作品,在不断走进他所叙述的人物和故事中。我清楚了,是一条河和两岸的生灵规划了他的大命运,同时也促成了一个作家的品质。他是如此地爱惜字纸,就说书本掉在地上,他先要弯身捡起来用袖拂去书上的灰尘,再放到头上顶顶,才可放到原处。凡是遇到字的纸片,他都要把他烧成灰把他祭到河里。他是一个懂得尊重万物的人,他的尊重来自泥土!他属于上个世纪的人,但是,他永远属于下一个世纪,下下个世纪的文学,他是一个高度,后来人没有逾越的可能。
  一部《小二黑结婚》,足以代表一个时代,一个时代总结在一部作品上,一个活着的、有很高心智的作家的影子就这样显现出来了。而我,还有和我一样的读者,只能站在一边观望:他留下的那些个声音,那些个痕迹,那些个用独特的语汇所形成的语言,他怎么会有如此好的想象力和丰富的言说呢!
  送情郎送到大门以南,
  兜兜里掏出来两颗子弹,
  这一颗与你把敌杀,
  这一颗与你保家园。
  他面对的是一种生动而不加修饰的写作,是口语化的,像心情放松的乡间女人炕头对丈夫的交代,他的写作是面对底层的。1959年赵树理的《公社应该如何领导农业生产之我见》,成了他对大跃进时期偏激的万言书。他在恳请领导提出指正的同时,也说明白了自己思想上大概是出了毛病,正因为出了毛病,他才要求领导指正。他用这种否定来讨得领导的商榷,然而,我们的领导是多么的独立!信和文章终于酿成祸根。一个人,他是农民中的圣人,却是知识分子中的傻瓜!
  他的儿子给他的信中,只写三个字:父:钱。儿。他回儿子的信也只有三个字:儿:0!父。他们不是在玩文字游戏,如果清楚了那是60年代,有多少人因营养不足浮肿得像个发面馒头,就会明白什么叫生活和生活中的无奈。他不是混迹于官场的出色文人,那个年代里最容易产生双重性格了,因为文人也是人,也需要规矩、服从、倾轧和欺诈,也需要伪装、假话、讨得好脸儿,但是,他不是,他的生命就断送在“他不是”上。他从农民中走出来,他最知道农民,他最知道中国社会暴风雨的中心,农民因土地掌握天候,但是,这个社会农民永远只能握着锄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