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这电没什么不好(创作谈)


□ 胡晓君

  胡晓君,在病区做了十多年的护士,现在医院从事宣传工作。在《上海文学》《西湖》《佛山文艺》《浙江作家》等刊物发表小说若干。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浙江丽水。

  我的眼前时常出现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叫特丽莎的女人不知所措地站在布拉格的街上,唯一能使她的脚步变得平稳的是她腋下夹着的那本书——一本世界名著。

  能够证明你的是那本书,而不是别的什么。这使事物显得有些可笑,同时又有些悲凉。

  ——这是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赋予特丽莎的独特气质,书是她小心翼翼伸向纷繁世界的唯一触角,那么敏锐,那么脆弱。

  在这个众生飘浮的世界,我们总是竭力证明着什么,有时,这种证明显得那么虚弱,比如,一本书,比如,沉默时陌生人的一个微笑,比如,远方的一处风景……而这常常成为唯一的理由,它让我们一直走下去,坚持到底。

  有一天,我的一位同事突然叫住我,说:“你怎么不写了?”我想不起有什么非坚持到底的理由,这个问题确实将我难住了,我犹犹豫豫不知该如何回答,同事不依不饶地追问道:“你不写你还能干什么?”她没问我你还想干什么,而是问我你还能干什么,这个问题击中我的软肋了。是啊,是得好好想想,我还能干什么。这是一个问题。让我脚步平稳的那本书在哪里?我怎样才能得到?如果没有了腋下夹的那本书,特丽莎只是一个平庸的女招待。这是人生的一道坎。

  故事中,特丽莎成了一位优秀的摄影记者,但她并不需要摄影,摄影只是她追求上进以及留在托马斯身边的一种手段。

  我是说,得到和失去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如果你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如果你已经不能回首,这就是你要走的路。

  我知道自己一直写不好,在写作和读书之间,我更喜欢阅读,但我没勇气像特丽莎一样夹着一本书在大街上走来走去,我只能坐在窗帘后面,手捧一本书安静地度过午后的这段时间。读累了,我会拿起笔写一点东西,写一些消失的遥远的困惑着的往事,写吃饭聊天散步喜怒哀乐的生活。

  一天,一位文友说:如果有一天我坐下来写,会比《追忆似水年华》要好。许多人不相信,我却相信。因为我了解文友的文学素养、文字功底和对文学那份发自心底的依赖。在他眼里,只有福克纳、卡夫卡、马尔克斯、托尔斯泰几位天才。文友是散人,永远是那种边上放着一杯清茶,眯着眼睛躺在躺椅上,冬天摸着滚圆的肚皮晒着太晒,夏天摇着一把扇子——破落户的样子。他确实是破落户子弟。关键是他什么时候动笔。不少有写作才华的人就这样虚耗着自己。

  这也没什么不好。

  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吧,只要在走就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