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与罗炳辉将军


□ 彭 洪

  记忆中,对罗炳辉将军的印象,大概还得从五六岁光景时谈起。那时,我爷爷仍在农场工作(农场大概在10多年前已合并给现彝良职业高中),因此我便有机会到小城里来玩耍,成天伙同比我稍大几岁的幺叔,与一帮小伙伴们东游西窜、惹是生非,袖珍似的彝良县城在印象中便有了轮廓,隐隐约约也就知道了有一个关于陈列罗炳辉事迹的地方,但具体在什么地方,里面有些什么我是定然不知道的,可你说要我引领你到那儿去又是定然办得到的。
  后来上了学,大概是在四年级罢。某一天,班主任老师告诉同学们,说第二天将组织大家去参观罗炳辉将军事迹陈列室,全班同学都在欢呼雀跃,我更是因对该地的相对熟识,被老师指定为“向导”。记得就在当天下午,我到邻居家一棵毛桃树上摘毛桃吃时,一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来,右手大拇指被摔脱臼了,动弹不得,也疼得要命,回家后又不敢告诉父母,到是父亲见我做作业有些拿不稳笔,问起时我才吞吞吐吐说了缘由,父亲当时还有些冷嘲热讽地说:有些人明天还要去参观呢?我也心想,这回参观之事定是泡汤的了。第二天到学校,恰遇班上一姓徐的女生,其父乃是我们学校的一名老师,但却在骨科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在她的引领下,其父拉着我的大拇指边摸捏边问我是怎样造成的等情况,趁我不备猛一用力,只听见咔的一声轻响,一阵剧痛稍瞬即逝,其父便说行了,叫我试试能不能动,我一试,大拇指果真能轻微动弹了。因仅是区区一个大拇指,尚不影响参观,所以我仍随同学们前往参观了。
  当年从城中心到罗炳辉事迹陈列室那边还没有桥,也没有如今的环城北路,记得我们好象是从小河桥处沿河而下,按照去罐头厂的方向,通过小米溪河道再爬上山去的。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当年仍在生产的罐头厂排出的樱桃水,腥红一片,竟染红了大半边河水,但对罗炳辉事迹陈列室,至今仅记得他曾使用过的那把大刀了。严格说来,这次勉强算是我初识罗炳辉将军罢。
  当我进入城关中学(现角奎中学)就读初二年级时,当我从职业高中经渔种站到城关中学上学的小路上,不知某天,突发现两个弧形的东西在罗炳辉事迹陈列室旁的小河桥上空悬着,在几天内又慢慢靠拢,最终在小河桥上空形成了一道虹——后据同学们说那儿正在修桥,桥也许是因形而命名为彩虹桥,后也许是因在该桥上谈情说爱的人较多,民间都管它叫做情人桥了。这里我要说的是,桥修好了,我和一姓孟的同学懵懂中不顾危险与否,曾在“彩虹”顶上窜来窜去的走过,那时途经彩虹桥到罗炳辉事迹陈列室已经较为便捷了,至少不需再淌过河道,再者环城北路已修建完毕,却不知何故,直到中学及中专毕业,以至参加工作后的前几年,我都似乎未曾再度走进罗炳辉事迹陈列室。
  2003年下半年至2007年初,我被借调到县政府办工作,由于所联系的领导分管旅游工作,加之全国红色旅游开始升温,而罗炳辉纪念馆(“罗炳辉事迹陈列室”已于1998年更名为“罗炳辉纪念馆”)作为彝良的主要红色旅游资源和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我便有机会渐渐与罗炳辉纪念馆及其相关事宜熟识起来。至少,我带着相机,多次前往罗炳辉纪念馆走马观花地参观,多次拍摄了大家参观纪念馆时的照片,还多次拍摄过纪念馆的全景照片、资料照片以及将军的铜像等,也多次断断续续听过讲解员李霞讲解罗炳辉将军的事迹,更是多次拟写了包括罗炳辉纪念馆在内的红色旅游请示、报告等材料,还随同其子罗新安及孙子罗成等家眷拜谒纪念馆等……这期间,我对罗炳辉将军有了系统的认识,知道了这位16岁便离家出走,曾驰骋疆场、戎马倥偬一生的彝良人,的确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便不难理解1989年中央军委为何将其确定为33位无产阶级军事家之一的缘由了。另外,对我认识罗炳辉将军大有裨益的,就是去年底原昭通市文联主席曾令云先生写的那本叫做《罗炳辉》的小说,当时我参加了此书的首发仪式,所以很荣幸地获得了曾老赠予的书。尽管曾老是以小说的笔触来写将军,融入了艺术的成分和个人感情色彩,但无论如何,它让我更为系统地认识了这位让敌人闻风丧胆、屡建奇功的将军,乃至它仍是我目前系统了解罗炳辉将军的较好资料。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