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只有流水是沉默的(组诗)


□ 王志国(藏族)

作者简介:王志国,藏族,1977年生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县。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歌和小说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等刊,有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21世纪诗歌精选》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风念经》。

◎王志国(藏族)

只有流水是沉默的

三月,一朵梨花刚刚开放

整个春天就围拢过来

煽动更多的花朵燃起芬芳的火焰

一夜之间,整个金川河谷梨花如雪

仿佛一个冬天没有落下的雪花

全部落在春天的枝头

那么多的花朵次第开放

那么多的人慕名而来

那么多的蜂蝶萦绕在花间

这是春风煽动的一场温柔的暴力

一树树梨花,犹如一群为了赞美而修行的人

在春天的路上,前赴后继浑然不觉

只有流水是沉默的

日夜奔流,把自己的身体压得低低的

任凭两岸春花烂漫,花影摇曳

流水只把自己深深地埋进大地

以身作镜,向世间交还带不走的光影

两岸梨花一年一开,一岁一败

在流水曲折蜿蜒的身躯里

永远留有一个宽阔的空间

用于回旋和宽容

小地方

在我辽阔壮美的祖国

山川起伏,河流绵延

北方干冷而南方潮湿

每一处都有值得留恋的美景和佳人

这些年,我去过北京、广州、西安、重庆

目睹了太多太多大都市的富庶与繁华

但我一点也不喜欢,他们都太大太虚幻了

大得空空荡荡,除了汹涌的俗欲

尔虞我诈的倾轧和虚情假意的面孔

大得无处安放一个异乡人

内心那一抹小小的乡愁

作为生长在西南边陲小地方的卑微草民

我深爱着的这片有着许多温情名字的土地

在祖国最小的行政划分上,她被称作松坪村

在父母亲人口中,她藏语被唤作萨萨孤

汉语被唤作老松坪

在我的心里,我把她唤作:故乡

我只喜欢这片带着体温的小地方

我不仅喜欢她的小

更爱她因为小而独享的安静与幸福

更深深地爱着她小小版图上那些熟悉的人和事

她是我今生最美的记忆,也是我一生最富庶的财富

小地方太小了,小到近似虚无

小地方从来不在地图上出现

小地方只藏在一些人的心里

只有对她魂牵梦萦的人,才能—下子找到她

吹动

被风吹动的村庄

在动与静之间,起伏

好像一个人

内心暗暗涌动的思念

风吹动——

青草隐忍着,弓起身子

腾出一条荒凉的小路

把千里乡愁

拴在一个人忧伤的心头

这动荡不安的村落

这巴掌大的天堂

被风提在手里

追赶着我

沿途丢下亲人的衰老和时光的锈迹

以及那么多因为心事太重

而走不动的寻梦人

被风吹动的村庄

空空荡荡

现在,这个世上

除了我的悲伤

没有人能让他停下来

除了吹动的风

没有谁

能让这么一片偌大的山河

在一个人的心上

自由、轻盈地起飞、降落

快与慢

赶一群羊上坡

母亲老迈的脚步

越走越迟缓,明显跟不上

羊群追逐青草的步伐

在羊群与青草之间周旋

青草的绿和羊群的白

是眼前的快

把看不见的慢

放在了一个尴尬的场景里

慢,越来越慢

六十多年的时光

像六十斤扔不掉的重负

无声地浇筑进了她的命里

除了慢下来

有许多东西

是一个人永远也追不上的

比如肢体的日渐腐朽和年华的老去

没有方向的风

没有方向的风

时而飘在帐篷之上,拧着一根细细的炊烟

想拴住暮色中下沉的落日

时而拖着疲惫的身子,原地打转

转着转着就着了魔似的

把自己扭成一根邪恶的大麻绳

想提着大地,飞起来……

我常常为此而担忧

担心这忙乱的风,吹散我

记忆里的故乡

从三岁开始,我就开始尝试

在风暴中往返穿梭、画地为城

分享:
 
更多关于“只有流水是沉默的(组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