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怒吼吧!中国》的回响


□ 唐小兵

  翻开一部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史,三十年代初蓬勃发展起来的版画运动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章节,而早期版画运动中最引人注目、最经典的作品之一,当推李桦于一九三五年创作的木刻《怒吼吧!中国》。这幅高二十厘米、宽十五厘米左右的黑白版画,首先正式发表在当年十二月出版的《现代版画》第十四期上。《现代版画》是现代创作版画研究会的不定期出版物。该研究会于一九三四年六月成立于广州市立美术学校,除了积极出版会员的作品,还定期举办月展和半年展,并且富有创举性地将木刻这门新兴的艺术带到附近的乡镇农村。李桦当时在市美教素描,是现代版画会的主要召集人和精神领袖之一。
  以广州市立美术学校为活动基地的现代版画会,是三十年代版画运动中延续时间最长,最有成果,同时也是最有影响的版画团体。继十八期多彩多姿的《现代版画》后,该会又紧接着于一九三六年三月推出了由唐英伟主编的《木刻界》,更直接地为全国各地纷纷涌现的木刻研究会和创作者提供了一个论坛和联络中心。而现代版画会的一大历史功绩,便是于一九三六年七月成功地组织了第二次全国木刻流动展。这次规模宏大的流动展首先在广州市立中山图书馆展出,随后由唐英伟将大部分展品带往杭州,于九月底到达上海,并于十月二日至八日租借八仙桥青年会会址展出一周。其间最有历史意义的一刻,自然是鲁迅在展览会最后一天的不期而至;这也是鲁迅这位新兴版画运动的不懈倡导者最后一次和木刻艺术家亲切面晤交谈。
  《怒吼吧!中国》便是第二次流动展中近六百幅展品中的一幅。李桦为这次展览一共提供了一百零七幅作品,其中九十幅组成了一套题为《黎明》的木刻连环画。除了七部长短不一的连环画,这次流动展实际上一共展出三十几位版画作者的约三百幅单幅作品,其中至少有十幅是直接以“呐喊”、“呼号”、“高歌”,或“怒吼”为主题的——诸如刘仑的《地球上的呐喊》,唐英伟的《女性的呼声》,以及桦橹的《我们的怒吼》等。《怒吼吧!中国》之所以引人注目,不仅仅是因为这幅木刻构图饱含动势寓意,艺术处理极具木味和刀味,更是因为它直接明确地呼唤着一个广阔深远、激荡人心的历史场景和情结。
  遒劲而又饱满的阳刻线条,力透纸背地传达出画面中被缚男子的不屈挣扎,更是和横加其身的黑色绳索形成交叉对照。左下角犀利的匕首,在视线上延伸着受难者紧绷刚毅的肌肉,同时还设置下一道叙事的可能和悬念:他是否能摸抓到这解救的武器?是谁留下这把匕首?他又怎样才能把自己解放出来?这一系列悬念,使我们更深切地体会到受难者双眼被蒙的切肤之痛,以及由此而生的绝望;这番体会让我们进一步震撼于他吼叫的惨烈,也让我们意识到自身作为观者的局限和选择。比其他以“呐喊”或“怒吼”为主题的作品更鲜明的是,《怒吼吧!中国》彻底地把“观看”或者说“视觉”这一经验问题化,一举切断了观者通过目光,来与画面上的主体相互传达认可和同情的可能性。无声的视线交流不复存在,我们无法在受难者的眼神里辨认出他的诉求或哀怒,我们也无法在他的目光里找到对我们的注视,这番注视本来可以使我们相信,他意识到了我们的在场,并且目睹了我们的反应。没有了视线交流的可能,受难者便成了纯粹的被观察对象,我们的观看因此而变得单向,含了觑视性质,是游走式的,不能相对于受难者的眼神而聚焦,而得到碰撞,找到回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