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魂灵游笑录


□ 陈 川

  鸡屎塔是个小山村,蔡金山刚到这儿时,鸡屎塔没有什么名气,连邮差都找不到的一个地方。蔡金山走近鸡屎塔这地方时,他就想起了爷爷对他说过的话,当太阳将你的另一只耳朵烤热时,那么,那里就是你停留的地方了。蔡金山停留的时候,正好是鸡屎塔的七月天,蔡金山对于鸡屎塔的认识是从一棵核桃树开始的,又高又大又翠绿的核桃树,那落在地上的核桃使蔡金山想起了自己两胯间夹着的睾丸。他站在核桃树的阴影之间惊悸地摸了摸自己的下身,确信掉在地上的不是自己的睾丸时,蔡金山才在那棵核桃树的巨大阴影中睡了一觉。
  尽管已经进入七月天,鸡屎塔的风还有些凉,蔡金山酣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他便听到了叮叮咚咚的声响,是钢钎和石头碰撞发出的声响,蔡金山便顺着这声音走去。他看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看到了钢钎和石头碰撞时隐约间激发出的火花,那钢钎沿着石头的表面刻画出了奇异的纹路,在蔡金山看来,那钢钎就像他在老家看到的画师手中的画笔,诡秘而又充满了神谕。白色的粉尘在阳光的照射下飞扬着,染白了五十岁男人的头发和胡须,这使得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了许多,使蔡金山想起了老家破败的墙壁上贴着的那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因此,蔡金山远远远地伫立在另一棵核桃树的树荫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个老者。
  28岁的蔡金山就这样不吃不睡地盯着三天三夜,直到他看到了在老者的钢钎下面出现了一头雄狮的狮鬣,出现了一只雄狮飘忽不定的四爪,出现了诡异的眼睛,蔡金山便扑通一声跪下去,向着老者叫了声:师父!就这样,28岁的蔡金山便留在鸡屎塔这地方,留在了这个五十多岁男人的身边。直到蔡金山36岁的时候,老者突然对蔡金山说,徒儿,这些年以来,师父总感觉到有一块石头在距离我不远也不近的地方叫唤着师父的名字,因此,师父得走了,师父得去做人生中最后一件事情:寻找那块世界最好的、会说话的石头。之后,蔡金山看着师父抖落了头发和胡须上的灰尘,这一次他看清楚了(师父的头发和胡须真的是全白了),看着师父飘忽的身影消失在鸡屎塔遥远的地方。
  36岁的时候,蔡金山便成为了鸡屎塔石堂的主人,他拿起了师父从前使用过的钢钎、凿子、刻刀,再现着师父的生活,使得那些动物的纹路清晰地呈现,蔡金山一共能打制出九九八十一种动物的石头雕像。有一天,蔡金山完成了对于一只母狼的最后雕刻之后便困倦地倒在棚子里睡去了,睡眠中,他隐约地听到了一阵狼嗥,拖着很长的韵律,声音忽高忽低的,渗透出凄冽,似乎在哭泣,哀悼着昔日的生活。最后,蔡金山醒来了,从棚子的缝隙间他看清楚了那是一头公狼,正对着那只母狼的石头雕像哀泣。蔡金山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只母狼的石头雕像会引来一只公狼,当他再次透过缝隙对那只公狼偷窥时,那只公狼却像一道黑色的影子奔跑着坠入了对面的悬崖。
  蔡金山便将这事讲述给鸡屎塔的人听——每当有鸡屎塔的人经过石堂,蔡金山便将那人邀过来,将水烟筒递给他说,那天晚上,那只公狼一直哀泣个不停,那狼哭够了,便坠入了对面的悬崖。蔡金山这时便指了指那道悬崖。听故事的人便看了看蔡金山,满脸的狐疑说:老蔡,你吹牛皮吧。然后看一看老蔡刻出的那些石头雕像便走开了。
  36岁的时候,鸡屎塔的所有人都改叫蔡金山为老蔡。老蔡有些不悦,活计不紧的时候,便雕了许多只马,老蔡属马,老蔡用这样的方式不停地提醒自己也告诉别人:我才36呢。然而,这由不得老蔡,成习惯了,老蔡这名气就大起来。再加上人们将那个公狼的故事和老蔡联系起来,老蔡这名声便从鸡屎塔这地方传播开去。在鸡屎塔这一带,无论孩子还是大人都知道鸡屎塔有个爱吹牛的老蔡。
  没事的时候,老蔡便每天盯着自己雕出的那些个小动物,盯着那只石头雕成的狼,有时候是有头大象,一条蛇,一只报晓的雄鸡……盯的时间长了,老蔡便觉得那东西没一点儿灵性。尽管那个贩运石头雕像的四川人每一次都对老蔡说,你的手艺早就胜过你师父了。老蔡便开始怀念自己从前雕出的那只母狼:你说它咋就能将一只真公狼吸引过来呢?老蔡寻思着,狼这东西,比人还懂情呢。停下手中的活计时,老蔡便时常地想那个公狼哭泣的夜晚,有时候,老蔡也免不了会掉下两颗清泪,落在石材表面的灰尘中,然后很快地凝固起来。夜晚的时候,在棚子里,老蔡老睡不着,老蔡知道,自己开始想女人了。从前师父在时,为了学艺,没有想女人的时间;现在师父走了,老蔡也36了,老蔡有许多的时间想女人。老蔡便将这鸡屎塔的女人一个个幻想了一遍。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