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莫可轻言的散文创新


□ 古 耜

莫可轻言的散文创新
古 耜

纵观近百年的中国文学史,有一种现象耐人寻味,这就是:同样面对着从“西风东渐”到“全球化”浪潮的强力冲击与严峻挑战,作为现代文学基本样式的小说、诗歌和戏剧,都未免有些六神无主,躁动不安,进而发生着急不可耐的革新、更替与蜕变,而惟独同它们比肩而立、亦属文学门类之一种的散文,却大抵是随遇而安,处变不惊;于整体上保持着一派气定神闲,我行我素。当然,这并不是说散文全无变革的诉求和实践,只是这一切始终不曾构成散文写作的主流,也缺乏真正具有普遍价值和方向意义的艺术实绩。
对于散文这种以不变应万变的基本姿态,不少作家和学者颇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散文因为缺少变化而成为文学大盘上最为保守、也最为传统的版块,它的创新精神是远远滞后和逊色于小说、诗歌乃至戏剧的,因此,散文革命势在必行,甚至迫在眉睫。但是,也有作家和学者持完全相反的看法。譬如,身为学界泰斗同时又是散文大家的季羡林先生,在给《当代散文八大家》所写的序言里就表示了这样的意思:五四以来的中国散文不曾盲目趋鹜西方文学,并较好地衔接和继承了民族固有的文学传统,因此,它所取得的艺术成就,在整个现代文学领域最高也最大。言外之意,是散文在传统河流里的沉稳“不变”,无形中赐佑和提升了散文自身。
那么,到底应当怎样理解和看待散文的“变”与“不变”呢?在这方面,我不敢随声附和季老大论里潜含的散文仅仅依靠传统的滋养和继承,就可以自臻高格、自酿佳境的观点,但也无法全然认同作家和学者们用同一把创新的尺子,来衡量散文与小说、诗歌和戏剧的思路,以及由此发出的散文亟待创新的焦急呼唤。按照我的想法,散文必须有对传统的赓续,也必须有对现状的创新。只是这种创新在散文家那里,不应当是盲目、机械地追赶小说等门类的变革进程与“变脸”频率,而应当建立在对散文文体特征充分认识和准确把握的基础之上。也就是说,散文的创新要从散文的文体实际出发,切实遵循散文特有的艺术规律,从而把散文一体的内在生命力推向极致。
熟悉文学创作和历史情况的读者都知道:文学创新虽是一个完整的概念,但它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却常常分别体现为内容和形式两个方面。其中孤立的后者虽然通常缺乏本质的、决定性的意义,但因为它具有明显直观的特点,且操作起来相对便捷和容易,所以自然而然地受到了急于创新者的青睐,以致成为文学创新的常见和多见形态。坦率地说,新时期以来,中国小说、诗歌和戏剧的创新,大致是沿着这条路子走过来的。精神和文化储备普遍匮乏,但又希望迅速同世界接轨的中国作家,把西方文坛从现代派到后现代所拥有的种种光怪陆离的“圈套”和“招数”,生吞活剥、照猫画虎地拿过来,作为自己弃旧迎新、出奇制胜的捷径,其结果是上演了一场“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人间喜剧。这种尽管有些眼花缭乱,但终究难免华而不实的文学创新,虽然并无太多的实际价值,但它毕竟挥洒出浓浓的探索和实验气氛,营造了小说、诗歌和戏剧与时俱进的生动形象。相比之下,散文的创新便没有如此简单和幸运。因为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迄今为止,世界范围内散文的文体形态,始终堪称五花八门、自由不羁。它既鲜有明确的概念、范畴,又不见稳定的程式、规范,甚至难以找到独特的修辞技巧和表现手法,这使得散文成为文学家族中最缺乏形式感和约束力的艺术样式。而如此中外一致、东西咸同的“文无定法”,不仅让习惯于横向移植的中国作家失去了模仿和借鉴的对象,而且从根本上取消了散文形式创新的可能——面对一种全无形式特征的文体,作家任何形式的创新企图都将变得无济于事,乃至无从谈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