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日里的和煦阳光——与张大力“对话”


□ 启 明 张大力



张大力,艺术家,现居北京。曾以街头涂鸦“对话”而闻名。他也是较早关注民工生存状态,并以此为题材进行创作的艺术家之一。在北京冬日的一隅,本刊编辑有幸与张大力对他的艺术与创作有关话题进行了访谈。
启明:北欧人的生存环境曾经是非常险恶的,他们流传着一句话:“站在悬崖边缘,欣赏绝地风景而不致坠落,这是一门艺术。” 你一直就这么站在边缘上,在边缘生活,在边缘创作。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北京,可谓是最早的“北漂一族”,其实当年的称呼也就是“盲流”吧。没有户口,没有固定工作,似乎对于艺术创作的激情却能持续不变。环境是造就个性的一个重要因素,艺术家尤其需要保持个性,可以谈谈当年的条件与你以后创作观念的形成,这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张大力 :人选择环境,环境也不断地改变着人,这肯定是一个互补的过程。当一个人逐渐地适应而感觉不到环境的制约,那么不是他改变了环境就是环境使他屈服。1987年夏天我大学毕业,4年的学业生活,或者说是14年的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被动受教育的过程彻底的结束,我毫不犹豫地像离弩之箭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封闭的学院。我没有执行学校的分配,我的同学都为档案和户口奔波活动的时候,我去海淀挂甲屯找我的两位师兄王德仁和华庆,他们在那已经逍遥了一年,虽然生活艰辛但绝对的自由,我为这种自由的生活激动和快乐。房间里没有暖气,堆满了冬储的白菜,蜂窝煤的煤气和湿漉漉的菜味混杂其间,这些都不是什么障碍,精神的亢奋使我们对极低的物质生活视而不见。我们开始一种游离于主流之外的生活,精神也飘在无限的幻想之中。
人一旦不被门阃所限,精神狂想如同泉涌,这正是艺术灵感的渊薮。反之被环境所限就如同皇家园林里豢养的珍禽异草,美则美矣,但是被选择和被欣赏,决不能按自己的意愿摆脱束缚,长此以往自律意识根植于被不断受限的基因之中,形成自我调节,慢慢地就会靠近欣赏者的角度而生存,不被欣赏就不能生存。不断地被改良后,物种丧失了其原始的生命力和信心。那么艺术它的品位和力量以及粗俗旺盛的精神在哪里?诸礼失而求于野,真正的艺术精神就潜藏于距庙堂之远的边缘。
启明 :对于你当年在北京街头的“对话”创作,曾流传过不同的版本,大抵是夜黑风高,独来独往,神出鬼没……,哦,这么听上去像是在说某位大侠,也有点像在形容某个洒脱的飞贼。我看到不少媒体对你的描写,比如国外的报道,他们用了graffiti artist, maverick artist,Vandal,guerrilla-like,prankster之类的词,比喻为China’s Zorro,Keith Haring of China,而国内则称你为涂鸦艺术家、行为艺术家,你认同他们的说法吗?你认为自己的创作属于哪一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Tags:于冬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