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传统山水画的诗意美


□ 禹海亮

  中国人对山水的偏爱可谓由来已久。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到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无不让人感觉到将心灵放归自然的闲适与畅快。这无疑与中国人东方式的哲学思维密切相关。儒家思想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的大一统范式,无疑确立了中国艺术精神中“依仁游艺”的创作态度,它对自然的感悟是一种依托于山水之间的理想化精神。而老子哲学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则把自然摆放在天地之中立法的最高范畴,它是宇宙精神的载体,是物我两忘、无为而为的最高境界。由此看来,老庄哲学与佛教禅宗一样,更多地是确定了中国艺术追求“无为”和超然物外、纯任天然、崇尚生命的自由和谐与宁静淡泊的心灵结构。然而,无论是儒家的“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还是道家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都是把人性与自然视为一个相融相合、息息攸关而密不可分的整体。因此,对中国人来说,天地山水就其自然实体而言,无异于家园的概念,它是生命的故土,是心灵的归宿,于是艺术上的追求注定要与自然同在,与天地长存。这种触物伤怀的哲思感悟,几千年来一直流淌在我们民族的血液里,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成为华夏民族与生俱来的文化规定性,它与我们的心灵不可分割,像我们的肤色一样,无法更改。
  在自古以来对自然充满哲思与诗性的体悟中,造就了中国知识分子习惯于将天地山水与自身生命观照联系在一起澄怀伤物的思维模式,从而大大丰富了中国山水画的内涵与意趣,并由此形成了诗、书、画、印多位一体的品质结构。内在的抒发多与外在的描摹身影相随,于是,将看不见的内心追求付诸视觉可及的自然载体之上便成为这一切诗意表达的最初原点,在中国山水画中得到了最深刻的体现和最直接的放大。“落花寂寂啼山鸟,杨柳青青渡水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样的诗意情怀,便成为中国山水意出尘外的完美境界,影响着画,更影响着人。
  唐代的大诗人王维,可以说是将画趣、诗情、禅意完美结合的最早典范。是他开创了以诗入画的先河,并将笔情墨韵发挥到淋漓尽致。正如苏东坡所言:“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从王维的作品《江干雪霁图》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那种清悠淡远、萧索荒寒的意趣,更能体悟到深含禅机的诗境,使人油然而生静寂、隐逸、感伤和哀怨之情。南宋马远的山水,常常截取山之一角、水之一涯入画,画面多留空白,以简约的笔墨竟能使主题处于浓厚的情感氛围之中,依靠不完整物象的情感重组以及空白留出的令人遐思的力量,让画面充满着一种残缺的诗意美。如其名作《寒江独钓图》,只画出漂浮于水面的一叶扁舟和独坐垂钓的渔翁,四周除了寥寥几笔的波纹,几乎全部空白,然而寒江的萧瑟和烟波浩渺的空旷感却跃然纸上,意境和诗情都是无法言达的。至于元人的山水,则更是参禅悟道的佳品。如倪云林笔下的一丘一壑,虽简括、单纯,然而画幅中潜存的那一股深深的静寂却如同遗忘于宇宙悠渺之间的沉落,显示出自然之中最深厚的结构,似乎让我们相信:纵然天地毁灭,那画幅中永存的山水理念却是断然毁灭不了的。这便是中国文人任自己的心灵在天宇之间自由回旋审视,在静寂观照之中达到天人合一、物我相融的境界,是人性光芒的弘扬与升华。
  “春游芳草地,夏赏绿荷池。秋饮菊花酒,冬吟白雪诗。”虽然古人的这种理想境界离我们越来越远,然而,尽管人生苦短,毕竟江河常在。只要心存自然,美就在我们身边,美就在我们心中。
  
  (作者单位:湖南科技大学艺术学院)
  责任编辑 陈诗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