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当妈妈


  迟慧

  诞生

  妈妈去世七天,我生下了孩子。两个生命擦肩而过。

  我常常在午夜,向另一个世界张望,似乎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灯火。从此空气中总有一束无形的目光,呼吸一般轻轻地抚摸着我。有一种爱即使化作灰烬也不会消失,她变成阳光,化作土壤,布满了我的生活。有一种牵挂即使死亡的利剑也无法将其割断。我当妈妈的时候没能听到来自母亲的祝福,而干百种缺憾都无法和这样的缺憾比拟。

  从此,“妈妈——”这声呼唤就像七彩的泡泡,美丽眩目,却砰然破碎。在生活中我依然对另一个人,我的婆婆继续着这个称呼,然而我会下意识地躲避,因为每一次呼唤,心中都会疼痛。“妈妈一”这世界上最好听的发音,如今吐露它竟变得如此艰难!

  妈妈怀我时,姥姥同样得了癌症,我满月时姥姥去世了。当命运以相似的面孔出现时,是这样令人震惊!难道女儿在重演母亲的悲剧?是谁下了这样的诅咒,我不敢探寻宿命的密码。我相信命运是莫测的,可为什么我们却似乎在按着既定的路线行走着。只是姥姥比妈妈幸运,她看到了外孙女,而妈妈比我幸运,她得到了母亲的祝福。在母亲的体内,我曾是一枚忧郁的种子。一个被泪水浇灌的种子和被雨水浇灌的种子是不会长成同样的树,但是每一棵树都会不由自主地朝着太阳的方向生长。后来当我生下了一个活泼的男孩时,内心得到了某种安慰:他没有机会当妈妈了,这就意味着他不会挺着大肚子重温姥姥和母亲的厄运。

  正月十五那天,彩灯高照,我不能面对那轮华丽的满月。在此之前,从没有想过别人的快乐会对我形成伤害。一家人从此无法团圆,和我们一起过节的是母亲的遗像,她笑得灿烂。就在那天深夜,我发现了分娩的迹象。与此同时我满怀愧疚:孩子尚在腹中就和我共同经历了人生中最悲伤的情感,我多么心疼这小小的生命,还没有出生就历尽坎坷!

  分娩的痛苦是我始料不及的。疼得果断、彻底、不容争辩,疼得不近情理。这疼竟是众多的女性都经历过的普通事件,我不禁想起女人们谈起分娩时轻描淡写的神态。女人呢,还有什么样的疼痛不能承担呢?丈夫作为我的“私人护士”彻夜陪伴着我,他在我阵痛的时候用力握住我的手,并详细地记录了阵痛的间隔时间,然后向他的“上级领导”助产士认真汇报。此举令见过世面的助产士感到可笑。后来我在生产的时候,“私人护士”在产房外面哭了。

  分娩就像一场战斗,母子俩骨肉分离时充满了矛盾冲突:依恋与挣脱、自由与束缚、出走与挽留、痛苦与欢乐……

  小草破土而出、瓜熟蒂落,这一切似乎顺理成章,谁能停下脚步去感受土地的阵痛与波动,谁又能深究枝头与果实分离时的痛楚?然而当我做了妈妈,一切与生命有关的事物都会让我震动。孩子终于出生时,我如释重负,听到了身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同时伴随着失落。婴儿脱离母体后就不再属于母亲了,从此他向着独立、自由,向着充满个性的自我执拗地走去,谁也拦不住,尤其是他的母亲!他的一生都饱受着母亲的关心,他的一生都在为摆脱母亲的束缚做着不懈的努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