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冰雪缘


□ 于志学

  人,大概都是这样,越是年龄大,越愿意回忆往事,尤其是愿沉浸在对年轻时所做事情的追忆之中。尽管有时这种回忆是令人不悦的,甚至还是痛苦的,但也仍然愿意追溯它。当我陷入对往事的回忆时,我的心都会一次次地不平静。我这一生,可以说是悲苦胜于欢乐。
  
  1935年1月31日,我来到这个世界上。那时,我家住在黑龙江省肇东县昌五镇板子房屯。当时家里是一个15口人的大家庭,爷爷、奶奶、七个叔叔和一个姑姑。父亲是长子,叔叔们大多尚未成年,人多,劳力少,家里一贫如洗。我出生那天,正是腊月二十七,下了一场大雪,寒冷异常,家里的水缸都冻裂了。奶奶说,这孩子是顶着大雪来到世上,将来一定能吃大苦,秉性刚强。在我过“百天”的那天,又下了一场大雪,家里人都说,这是开春雪,瑞雪兆丰年。
  也许是冥冥之中,这场大雪注定了我此生要与冰雪结缘。
  我八岁那年春节,家乡下了一场几十年未遇的大雪,几乎把家里的房子都埋上了,门推都推不开。我每年过节都要给大柳树妈妈拜年,就踏着没膝深的大雪,吃力地一步一挪地向大柳树妈妈走去。我来到柳树妈妈跟前,惊呆了。在一片洁白的大地上,柳树妈妈浑身的枝条挂满银霜,如同大海中的珊瑚一样,随风摇舞并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那响声与落满枝头的鸟鸣声交融在一起,汇成一曲春天的颂歌。这一情景,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我当时的幼小心灵,被这种神奇的美丽深深打动,心里萌发出将来长大了一定要把柳树妈妈美丽动人的形象描绘出来的愿望。
  当我成为一名美术工作者以后,我立志要把故乡的冰雪世界表现出来。我用冰雪画技法,画了一幅作品《春曲》,这是依照我童年时大柳树妈妈的形象创作的,后来发表在《人民画报》的封底上。为了表达我对大柳树妈妈的崇敬,我把我的书房命名为“柳源斋”。
  随着我的视野不断扩大,我要表现故土、歌颂家乡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我忘不了家乡那一望无际的塞北大雪原,我忘不了我的“大柳树妈妈”的动人形象,我要把我所热爱的北国大自然用我的画笔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我开始研究中国画的历史,大量地阅读中国画资料,想从前人画的雪景画中找些借鉴。这时我才发现,前人给我们留下的雪景作品都是南方的小雪,格调全都是那种清润、缥缈、虚无的感觉,和我童年家乡的气势磅礴的塞外雪景完全不同。我想,为什么占中国大半个北半部的壮丽风光,就没有在画面上得以再现?这不能不令人感到遗憾。我想起儿时和伙伴们在雪野中玩耍,北国大自然带给我们的说不尽的喜悦;我想到了我的“柳树妈妈”在漫天大雪中的婀娜身姿,她好像在对我颔首微笑,鼓励我要像她那样,不畏狂风暴雨,傲然挺立。大自然母亲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立志要在有生之年为北国风光立传,要填补传统上没有北方大气势的雪景画的空白,填补前人没有画过冰的空白。至此,我又开始了对新的目标的漫长跋涉。
  当时美术界的主要任务是贯彻毛主席指示,创作广大工农兵群众喜闻乐见的年画和连环画作品。我得益于来自农村,熟悉乡村生活,又经过社会的磨炼,很快就创作了连环画《李双双》《暴风骤雨》等,当时《暴风骤雨》还参加了全国第三次美术作品展览并被评为优秀作品。领导和同志们一致认为我搞连环画很有前途,纷纷给我鼓励。当后来有人知道我要研究雪景画时,有些人为我惋惜,认为这是一种无谓的浪费。我的领导也指着我的鼻子说:“人不大,脑子里转的东西不少。你就老老实实搞好你的连环画得了,不要再搞什么邪门歪道。”但我没有动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