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年轮


□ 秦海燕

  在老家的村东头长着一棵大榕树,没有谁可以说得清它的真实年龄。无论是春夏秋冬,榕树的枝叶总是苍翠欲滴,一簇堆着另一簇。清晨,温暖的阳光,穿过绿叶的间隙,投下千万道彩色的光柱,树上的鸟儿欢快地唱起歌来;老人们也开始活动了,他们在树下打太极拳、下棋……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祥和。望着这棵高大的榕树,我想到了老父亲,记忆闸门便悄然打开……

  父亲是个热心肠的人,“有事找老蒙!”这是我们村上妇孺皆知的一句口头禅。哪家有了红白喜事,父亲都会义不容辞地到厨房帮上几天忙,父亲说:“谁让我当过三线的炊事班的班长呢。”(父亲曾去支援三线的工作)还记得91年的大年三十,父亲到一个五保户的家里收电费,看到那位七十多岁的孤寡老人正在板凳上切青菜,望着四壁空空的房子,父亲鼻子一酸,赶紧到街上买了一块砧板并割了两斤猪肉给这位老人送去,而父亲自己掏钱给他交了电费,记得那年的大年三十我们的餐桌上没有鸡汤喝,一家五口人是割了五斤猪肉过的年。那一年,父亲40岁。

  每次陪着朋友登上圣堂山,听到朋友们对娇艳的杜鹃花、坚韧的罗汉松赞不绝口的时候,而我却对脚下那巨大的登山石情有独衷,望着那不知被多少游客踩过的登山石,我的耳旁又响起了父亲那慈爱的声音:“女儿,准备中考了,你要多补充营养,别舍不得花钱,给,这是我去圣堂山铺台阶挣的两百块钱。”从父亲那双长满血泡的手中接过还带着父亲体温的两百块钱,我的眼睛湿润了,在泪眼中我依稀看到了瘦小的父亲跟着一群二十出头的壮小伙子把一块块巨石往山上抬,父亲口中还唱着:“大石头搬,小石头砌,一条仙梯在眼前,嘿哟嘿哟……”嘹亮的山歌在山谷里久久地回荡着,清风把满山的杜鹃花婀娜多姿地摇了起来,罗汉松也不甘寂寞,正用松针“沙沙、沙沙……”地给父亲的山歌伴奏呢。那一年,父亲46岁。

  1998年,一个村民放火烧自留地时不慎引发了火灾,整个合江林场都燃起了熊熊大火,那可是好几千亩的绿化林啊!灾情十分紧急,乡党委号召年轻力壮的村民也一起前去救火,而我的老父亲也加入到了救火的行列当中。大家忙活了大半夜,火势终于被控制了下来。累坏的村民们陆陆续续地沿着崎岖的山路赶回家,而父亲却没有走,他坚持留下来和乡干部们把最后一点火星扑灭,此时天已经大亮了。在返回时,乡党委蒙书记看到了双眼布满了红血丝、满脸都是灰尘的父亲时,急忙下车,坚持把父亲请上车,让父亲和其他乡干部们先坐车回家,而自己步行三个小时的山路回到乡政府。那一年,父亲50岁。

  每当看到村民们坐在屋前桂花树下伴着阵阵花香谈天论地时,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多年前的情景:现在种桂花树的地方原来是一间间猪栏,整个街道都是一股臭气熏天的猪屎的味道,街道很狭窄,车辆无法通过。2002年,上级有关部门有了硬化街道的项目,可是村民们都不愿意拆除猪栏。乡干部做了多次的动员工作都无功而返,领导们想到父亲在村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于是把会议地点定在我的家里。在父亲和领导干部们多次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之下,猪栏的拆除工作得以顺利进行。政府部门提供部分材料,而父亲则带领着村民们每家每户买上四包水泥,投工投劳,不到一个星期,一条条宽阔的水泥街道就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那一年,父亲51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