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灵深处的回声


□ 葛水平

  葛水平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国务院特贴专家。创作过戏剧、诗歌、散文。出版有小说集《喊山》《守望》《陷入大漠的月亮》《官煤》。中篇小说《甩鞭》入选《北京文学》2004年当代中国文学最新排行榜,获《中篇小说选刊》2006年度优秀小说奖;《地气》《黑雪球》《连翘》《比风来得早》连续四年获中国小说学会中国小说排行榜;《比风来得早》获2007年《上海文学》特等奖。《喊山》获2005年度“人民文学奖”、《小说选刊》奖,同时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有作品被翻译为英、法、蒙文。
  
  前苏联和俄罗斯的歌
  
  一九五三年三月五日,是我们“最亲密的朋友、全世界劳动人民和被压迫民族革命运动的鼓舞者、国际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领袖和天才导师斯大林和我们永别的一天——这是我们永远不能忘记的一天。”这是多年以后我翻阅旧报纸拾出的一段话。这一天之后,我们的人民在学习苏联方面因赫鲁晓夫的问题出现了一些故障。遗憾的是,我们永远忘记了这一天,唯一记住的是一些前苏联的歌曲。
  前苏联的歌曲没有现实的功利目的,非常大气,有一种难以表达的,特别是日常生活之内难以捕捉到的精神上的东西存在。我记得第一次学唱《红梅花儿开》是在乡村的一段土路上。地边的玉米秀出了穗,阳光漏射下来,小路空旷,我们的周围不见一个人。这里的“我们”是指我和林娜,一位北京来的知青。林娜悄声哼起一首有着特殊味道的歌,有一股田野的热气荡过来,令我如此的喜欢。林娜欢快地唱响了它。
  林娜说这是一首苏联歌曲,叫《红梅花儿开》。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苏联”,因为我一直受大人的教育把“苏联”叫“苏修”。
  夏天的河道长满了草泽,成了随水而来的生命繁殖之地,林娜的歌在水面上丰满了水底的所有生命的腮,一串串快乐的泡泡上升出来,如水中生命的心情,差不多就要有神话发生了。林娜说,我来教你唱。
  “清清小河边,红梅花儿开,有一位姑娘真是多可爱……”
  这时候,我正跟着我妈学唱“我是公社小社员”(因为我妈是我的小学老师),还不太懂得抒情,直直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就有点把美好的心情纠成了结的意思。林娜笑了,笑声丰饶了田野,那笑声带给我的希望就像鸟儿出壳,想马上飞起来。
  就这样,我发现了前苏联歌曲。
  每当我想把我的心情传递给他人,或者在什么时候他人愿意接受我的传递时,我就静静地抒情一首前苏联歌曲,唱得神秘,唱得隐匿,让旋律在空气中绽开,任凭亘古的尘埃荡起来。我始终在寻找这样的机会和这样的契机,但是,经验之内,我知道,我无法实现我的要求。我不是一个浪漫主义者,但是偶尔浪漫一次却找不到对应物。我没有城市人见到乡村的那种惊喜,因为我本身就是生长在乡村。因此,我的浪漫是听到歌声后才觉得乡村美好的。是前苏联的歌曲放飞了我的理想:第一,我要学会唱歌。第二,我要离开乡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