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越狱野营


□ 薛兆平

  1

  一切都因那次外遇开始。是的。都是因那次外遇引起的。乔万全在痛定思痛,总结自己悲剧的根源。乔万全这么说的时候,自己点了点头,很像是在自言自语,他的眼神迷离,但又显得很镇静。所有的激情都已经退却了,唯有镇定了。在面对残酷到底的现实时,你不得不镇定。哈哈,不得不。乔万全又冲我点了点头,续上了一支香烟。

  我说:现在怎样?

  乔万全的烟吐得似乎很悠闲,但我能感觉得到,再悠闲的烟圈,也是惆怅的凝结,那份忧郁并不会因为他的镇定自若而能化得开。乔万全将香烟吸去一半的时候,又似自言自语地说,现在?一切回到了起点,从新开始。呵呵。从新开始。王陵昨天问我,我们复婚是简单点还是隆重点。

  我问:你怎么打算?

  乔万全说,大办。

  乔万全说大办的时候,语气似乎有点恶狠狠的,他将烟屁股使劲摁到了烟缸里。我特意留意了一下他的手。他用力摁死烟头的手有一些颤抖。

  乔万全说,喝酒吧。你看我,尽一个人抽烟了,来,干一杯吧。我们边喝边聊。

  2

  我开始失眠了。

  我曾经跟很多人说过,也有很多人对我说过,我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

  我和那个女人之间的一次午夜激情,让我无法平静下来。夜里我开始辗转反侧睡不着。我睡不着,王陵当然能觉察得到。王陵起来,在我的身上披上一件薄毛毯的那个晚上,她表现出了少有的温柔,她语气平和而温存,她说:你有事?深更半夜的,跑客厅抽什么烟?

  我敢肯定,她一定是感觉出我的心事了。因为她平时对我并不温存。我偶尔会抱怨说她有性冷淡倾向,缺少女性温柔。而这个夜晚,她对我这么温存,让我更加不安。因为我能感觉到她的不安。她因为觉察到我的不正常而不安。而这个恰恰说明了她是爱我的,是关心我的。

  所以,我决定将我和那个女人的事情和盘托出,老老实实地告诉她。坦白从宽。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我反过身去,将王陵揽在怀里。她的乳房紧紧贴在我的胸口,我听得到她咚咚直跳的心脏,里面在努力包裹着她的不安。

  我轻轻跪到王陵的面前去,双手抱着她的大腿,将额头放到她的膝盖上。

  王陵很紧张,我能感觉得到。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的这个稳重本分的老公在接下来会告诉她什么她所担心的事情?所以她的身子在颤抖着。

  我说:你能原谅我吗?

  王陵机械地抚摸着我的头,动作是那么僵硬。我听见她的话语也打着颤,她说:阿全,有什么事你告诉我,别让我担心,是工作压力大吗?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抬起头来,泪眼婆娑。

  王陵捧住我的脸,帮我擦了两腮的眼泪,又用湿冷的嘴唇吻了我的额头。

  我说:我有件事情,不得不告诉你。因为,你知道,我是一个本分的人,是一个传统的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