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莎士比亚:重现与新生


□ 沈 林
“莎士比亚和我们是同代人。”莎士比亚身后近四百年,波兰戏剧教授杨克特(Jan Kott)如是广告天下。他这是重复莎士比亚同代同行本·琼森的说法:“莎士比亚不属于某个时代,而属于千秋万代。”杨克特进而说:“莎士比亚如同生活之本身、世界之本体。”相隔四百年的两位文士告诉我们莎士比亚不仅永恒而且普适。
  此时此刻,世界各国的戏剧节上,全球许多都市的舞台上,莎士比亚戏剧都在上演,这就把本·琼森和杨科特的宣言做成了铁的事实:莎士比亚的戏剧不仅穿越了几个世纪,还超越了很多疆界。莎士比亚何以如此“永恒”和“普适”?要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包抄迂回更便捷。我们不妨换一个角度,看看都有哪些经常被罗列的理由,其实并不能帮助莎士比亚跨越历史、风靡全球。
  
   一
  
  首先,莎士比亚是一位英语作家,但他传遍全球,恐怕不仅仅因为他个人独特的语言风格,或他那个时代独特的英语。英帝国的崛起使莎士比亚成为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伟大诗人和文化英雄。英语的流传为莎士比亚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机会,使他跨越了民族的界限,成为世界诗人。至于莎士比亚使用的早期现代英语对今天的读者和观众还有多大吸引力,其实是个可商榷的问题。两百七十九年前,曾任罗切斯特主教和威斯敏斯特大主教的阿特伯里就向桂冠诗人亚历山大·蒲柏坦言:“不明白的地方多达百处,我看不懂。乔叟最难懂的东西也比这些场景好理解。这不光是因为编辑错误,而是作者的晦涩。他是真晦涩。”(Alexander Pope,The Correspondence of Alexander Pope,edited by George Sherburn,5 vols,Oxford,1956,II) 这话出自阿特伯里这位英国的饱学之士之口,可见莎士比亚死后不满百年,他作品中的某些部分就连他的同胞也需要靠注释才能读懂了。
  西奥博尔德(Theobald)这样学者们的校勘和约翰逊博士们的词典制造出一种假象,好像莎士比亚没啥难懂。其实就是他那些没有涂改过的文字,即便行行都经得起当代校勘学的严格考验,也有不少存在疑义和歧义。参与牛津版《莎士比亚全集》编纂的加里·泰勒(Gary Taylor)写了一本颠覆性的著作《重现莎士比亚》。他在介绍自己的著作时,为莎士比亚的语言描绘了一幅惨淡的前景:
  他使用的那些词正从我们眼前消逝。先是读音,如今无人像过去那样念这些词了,只有几位语音学家和语言学家在专业著作里猜想这些词的发音……词形也丢失了,或者正在丢失,像读音一样;他用来传情达意的编码已经老旧佶屈,语法结构也早已为我们废弃,因此我们常常不见其意,不闻其声。拼写如果不转换为现代写法,看起来稀奇古怪,连带那些词也成了怪模怪样。莎士比亚和乔叟、索福克勒斯一样,他的同胞也需要通过翻译才能读他。
  ——The Sunday Times Books Review,4 January 1990
  
  二
  
  莎士比亚的普适性恐怕并非仅仅因为他的诗特别能打动人,而也是因为他在英美学校课程设置中的特殊地位。莎士比亚的诗当初倒的确是写给普通人看的,只是今天以英语为母语的普通读者已经感觉不到那种亲切了。只需一个例子就能说明这一点。帕特里奇(Eric Partridge)在大不列颠图书馆埋头苦干了多年,今天的英语读者才知道莎士比亚有多荤,他写的是由粗俗演员演给粗人和贵人一起看的生龙活虎的喜剧。有一回,一群十一岁的小学生到皇家莎士比亚剧院位于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镇的主剧场观看《仲夏夜之梦》,结果发现那“原汁原味”的演出“真不害臊”,便跟着带队老师一窝蜂奔出了剧院。这事上了BBC的新闻,随后在网上引起热议。一位美国网友认为孩子们的反应太神了:“如果孩子居然会注意到伊丽莎白时代戏剧里的黄段子,那才叫怪。哪个孩子要完全看懂《李尔王》里最下流的台词,或者《仲夏夜之梦》里最傻气的台词,那可还真得下点功夫。只有熟知十六世纪的遣词派句和当时的历史,才能‘领悟’那些下流双关语,这些孩子要是有这种能力,那真是神了”。(Justin Sprester, BBC net page, Friday, April 23, 1999 Published at 14:59 GMT 15:59 UK)
分享:
 
摘自:读书 2010年第03期  
更多关于“莎士比亚:重现与新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