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狼拐


□ 谢耀德

  不知怎么回事,自从那次狩猎回来,沙德克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只狼,它怎么会这样呢?它现在怎么样了?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事情发生在去年秋天。他原本想抓一只狐狸给依娜尔做顶狐皮帽子。
  那拉提崇山峻岭的沟沟壑壑里,到处都有狐狸。秋天是山上的狐狸吃得最肥的时候,毛皮也最好,适合做帽子、大衣领子、围脖。没想到他下的夹子竟然夹住了一匹狼,夹住了它的后腿。更不可思议的是,那匹狼,它,居然咬断了自己的后腿,逃走了。
  沙德克是第二天过来的。他被眼前这幅景象惊呆了。夹子已经被拖出来了,草地上一片残迹:草丛里的斑斑血迹、狼痛苦挣扎抓咬过的草皮、荆棘的残根断枝枯叶等等。在秋风肃杀的天空下,这场景触目惊心。
  这个牧人的后代,是个打小就生活在草原上的哈萨克汉子,这种情景还是第一次经历,他吃惊的同时,也有些淡淡的悲泣,甚至有些恐惧。他具体恐惧什么,自己也不明白,心里黯然忧伤。沙德克的心情很复杂,恍恍惚惚收起夹子,捡起那匹狼的半节后腿就回去了。
  不过,这件事他始终没有跟依娜尔讲,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妥。
  说起来,依娜尔应该是他的远房表妹,他们两家是多年的邻居,他们打小就在一起,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依娜尔是这一带最漂亮的女人,长得白晳可人。他从小就喜欢看依娜尔,喜欢看她乌黑又明亮的眼睛,喜欢看她月亮一样的微笑,喜欢她轻盈的身姿。现在生了两个孩子的依娜尔,依然白晳可人,除了身材比以前略胖些外,其他跟当姑娘时一样好看。他每天放牧回来,首先想到的就是依娜尔。依娜尔对他来说就是一切,他放牧是为了依娜尔,也为了她为他生的孩子。他春天卖羊毛的钱,包括秋天卖牛羊赚的钱,也都交给了依娜尔。依娜尔说需要买些什么了,他就买些什么。当然,要买的,大多是每月生活的米面蔬菜油盐酱醋,春夏秋冬穿的衣服,一年四季铺的盖的,还包括茶叶、烟和酒。不过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干的一切都是为了依娜尔。他第一次知道这些是从邻居沙哈尔那里。
  那天,依娜尔和古力莎在一起聊天。
  “哎依娜尔,你真幸福,看沙德克把你当月亮似的捧着,他把你当作他的一切了!”古力莎说这话时,心里酸溜溜的。
  依娜尔轻轻笑了:“哦,你家沙哈尔不也一样吗。”
  古力莎哼了一声:“这个贼沙哈尔把卖羊毛的钱都拿去买酒喝了。”古力莎说话的声音很重,她有些生气了,眼睛里含着泪花。
  “啊?他哪能一次喝完呢?”
  “他卖了羊毛就去跟几个朋友在镇上喝酒,喝完酒就在一起玩羊髀什(也叫羊拐,羊后腿的大腿与小腿连接处的关节骨,哈萨克人有用此赌博工具的),把钱输了就回来了……”
  “怎么,他把钱全输给别人了?”
  依娜尔很吃惊地看着古力莎,她突然想起上个月沙哈尔曾经来自己家借钱的事儿。当时沙德克有些犹豫,不过她没有多想,都是邻居,有了难处就该帮帮,她拿钱就给了沙哈尔,后来就没音讯了。现在她也不好说出来。唉,这么一来,古力莎的日子也就苦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