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农民的智慧



  土壤改良
  
  农民似乎有一种天然生就的开荒种田、改造土壤的本领。我家乡濒临海堤一带的农田,近百年前还是兴化湾南岸大片滩涂的边缘地带,是远近出了名的晒盐场、盐碱地。后来,农民们填海造田,用海堤挡住了滩涂外涌过来的海水,借助太阳光的神奇力量,晒干这片边缘地带,并像今天的切除手术一样,取走了部分表层碱土。所有的改造似乎都是艰辛和繁琐的。农民们并没有从此罢手,他们从近处小山丘上运来了红壤土,把湿地覆盖了一大层,再运来黑土又覆盖了一大层,开始了最初的艰难试生产。
  走在这片改造过的田野上,我们还会偶尔发现一些尚未彻底争取过来的土地,地表形不成土块,松松的,软软的,光脚走过这些地面,有不太明显的湿感觉,种了庄稼也不能收成。但这不影响农民们继续改造土壤的积极性,他们无师自通,一茬又一茬地栽种能够吃碱的“小海树”。他们像出色的酸碱度调剂师一样,在新的土地上不断更换种植品种,源源不断地把人畜粪便掩埋其中,发酵松土。他们最终获得了成功。现在,这里已成了盛产水稻以及花菜、大白菜、包菜、芹菜、豌豆、西红柿等的肥沃土地。有人甚至从此迈出步伐,出外承包了大量的农田,用于成片种植蔬菜。这人始终没有忘记土壤改造的非凡意义,在她所承包的土地上,仍然想方设法平衡土地的酸碱度,时常更换不同秉性的种植品种。为此,她获得了空前的成功,成了当地有名的蔬菜、粮食生产“双栖大户”。
  
  放水养田
  
  农民终生与水土相伴,他们使用水、伺候水,是水在人间的亲密伙伴之一。那时,村庄里还共用一个电灌站,根据农时和实际农业需要,定时、不定时地抽水灌溉。村庄前后开挖了两条主干渠,分别通往东西两片田野。这样,东边用水灌溉的时候,西边暂时就不用水,反之亦然。当然,同一片田野也不一定同时用水,一切用水计划都因具体的耕作节奏而定,反正哪些农户申请供水了,电灌站统筹一下就开始上闸发水。也就是说,供水是电灌站和水渠的事情,农民们只要在田头等待就成,水一到,自然从田埂的开口处慢悠悠地漫进去。
  相对于原始农业时代而言,这已是一件十分轻松的事情,比水车抽水、戽斗甩水已经强过了很多,体力和时间都省了不少。但农民们有更高的自我要求,他们要一心两用,腾出手来再忙其他活儿。他们好像是天生的农事统筹高手,田野上了不起的水利专家,很快挖开了田埂的进水口,从沟道里刨了一锄韧度较好的淤泥,根据田野水位的高低,做了一个泥水坝。这相当于入海口的闸、溪流中的坝,用农民的逻辑来讲,就是把自然里的事尽量交给自然来解决。这样,只要进水足够了,田里的水就无法倒流出来。农民们这下满意了,他们不必花时间傻傻等待,大可放心去忙其他的活儿。如果此时农民并不忙,也可以暂时当个无所事事的甩手掌柜,做一个行走的乡村诗人,荷锄晃荡,沿着田埂左观右看,比对田野里庄稼的长势,或是干脆躺在临近的草地上晒太阳,做个白日梦,等心散足了,再回头给田埂的开口添一把新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