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语的红军


□ 陈桂棣 春桃 京隆

  陈桂棣

  春桃

  京 隆

  陈桂棣安徽省蚌埠市人,一级作家。至今已出版长篇小说、报告文学、散文等多部。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人民文学奖、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一等奖。代表作有《中国农民·调查》、《淮河的警告》等。春桃女,湖南省醴陵市人,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已出版各类文学作品六部,二百余万字。曾获“当代”文学奖、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一等奖。代表作有《中国农民调查》、《失忆的龙河口》等。京隆 男,安徽省蚌埠市人,金寨县作家,曾出版散文集《大野》、散文诗集《白色鸟》等。

  廖永和的母亲听说儿子牺牲在西口,她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惊恐的表情一直僵在脸上,半晌才哭出声。

  廖永和的上面还有个哥哥和姐姐,但母亲最疼爱的却是他。最疼爱的,母亲却留不住,他还没有枪高死活要去当红军,跟红军去打天下。一去五年不见归,归来的竟是让母亲肝肠寸断的这消息。

  消息是儿子的战友胡传基带回来的。胡传基说他们在西路军是一个部队的,儿子在红三十军八十九师二六九团二营当营长,他在三十军军部卫生队当护士长。他们是在甘肃肃北的一个山洞里分手的。

  “廖营长就牺牲在那个山洞里!”胡传基说。

  他是死里逃生,从戈壁滩一路讨饭回到大别山金寨县来的。回到金寨,还没顾上先回自己家,就弯到斑竹园的胭脂河,找到三河村,把这消息告诉给廖的母亲。

  “西口……在哪儿呀?”廖母问。

  胡传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个没走出过大别山的老人的询问: “我怎么给你说呢,很远,很远。”

  廖永和父亲听到儿子的这个消息,一时没有了主张,还是母亲做了主。她迈着一双小脚,颤颤巍巍地去找族人,要给儿子郑重其事地入葬。

  于是,三河村的燕子地又多出了一座坟茔。坟茔里显然没有亡者的遗体,甚至没有亡者的衣冠,只有一个不大的木匣子。匣子里面放有一块木牌,木牌上公公正正地刻着廖永和的姓名以及生日时辰。葬礼是比照村里其他的亡者,一项也不少,不仅一样地造坟,入墓,举哀,焚纸,还请来一位道士,设置了香案,摆出了供果,张挂起十大阎罗的画像。然后,就见那道士玄衣玄裤,神色肃穆,咿咿呀呀地边唱边舞,念念有词——

  魂兮魂兮,你早回家!

  路途迢迢,你尽管走;

  关山险阻,你莫害怕。

  江河上我为你借舟船,

  黑夜里我为你举火把;

  饥寒中我为你送衣食,

  烈日下我为你奉清茶。

  跌倒你要爬起来,

  迷路你要多问话;

  金玉美女莫贪恋,

  千呼万唤莫回答;

  贫贱唯有家乡好,

  儿走千里母牵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