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看见了什么


□ 陈继平

赵炼钢半夜里突然叫尿憋醒,是种胀胀的差不多要崩溃的感觉,这样赵炼钢就不得不起来释放,并油然想起临睡前驴饮了许多,其实口也不是特别的渴。
赵炼钢本来可以就近对着角落里的桶尿,但那只是隐匿式的快乐奔放,赵炼钢不甘心就那样草草完事。那种一触即发的临界状态只有另一种情况,就是赌博桌上不得已的撤离,是种匆促而又欲速不达的猴急。而现在赵炼钢就有所不同,他可以完全自如地把握时机,慢慢儿地把崩溃化为身轻如燕的松快。更何况赵炼钢从没在公众场合上一展雄风,赵炼钢压根儿有裸露的欲望,但又没胆量放手展示。
这样赵炼钢就堂皇地洞开大门,叉立在门外口上,很威风很酣畅地尿起来,那份喜悦就少不了蹦蹦跳跳,忘乎所以了。乡野的夜色很沉,死寂之中只有赵炼钢白色的水柱喷薄而出,抛物线反弹重重砸在地上,发出了“咚咚咚”的脆响,很醒人耳朵。赵炼钢不甘心就这样对着一个地方死砸,又漫卷着翻腾,像扫机枪似的扩大杀伤半径,就更弄的遍地汪洋。本来赵炼钢自始至终惺忪着眼,但现在叫地上的臊味一醺,竟没了睡意,眼睛格外清亮,而恰恰在这时,赵炼钢就发现了异常,他猛要追上去,却发觉自己的东西还没放好,有些阻滞,等他收拾停当,已经太晚了。
赵炼钢看见一条黑影从烈属刘春花家窜出来,天!
赵炼钢自从那夜看见不应该看见的“东西”之后,那团黑影就一直缠住了他。赵炼钢一直不敢确定。按理说刘春花家不该有黑影窜出来,如果赵炼钢那阵完全是睡眼朦胧,那应该是一阵错觉的飘过,因为对刘春花的格外在意,是可能出现精神幻象的。问题是赵炼钢把东西收拾进去以后,那条黑影还残留在赵炼钢的视程里,并且赵炼钢第二天起来,清晰地发现柔软的地面上,留有一个很新的鞋印。这样,赵炼钢就在要不要把看到的情况告诉村长老木这个问题上,饱受了情感折磨。
按理,赵炼钢是应该马上报告村长老木的。因为老木不止一次招呼大伙儿说,俺村出了个刘春花,别村馋着呢,极有可能搞破坏,大伙要提高警惕!大伙儿煞是情绪高昂,有种逮住谁就把他卸成几大块的狠劲。
可以说现在的刘春花也不是先时的刘春花了。她竟敢在老木面前顶劲,甚至放肆。要是平常哪个女人敢有如此的举动?不管你是男人女人,老木在众人面前永远是村长。而现在老木变得格外和蔼可亲了,全忘记了自己是个村长,反讨好地道,春花,哪点儿不舒服,尽管说。
大伙儿都从老木一脸的谦卑上,感觉到一种乍惊乍喜的迥异。
刘春花的男人当兵死了好几年,拉扯着孩子没嫁,那也不过是做女人的本分。县里的小报写出来宣传,刘春花说是为了孩子,怕遭后爹的罪,这也在情在理。赵炼钢认为女人为孩子活着,是本份,和刘春花一般境遇的女人有的是。偏偏就让她的男人的战友知道了,偏偏男人的战友现在就是地区专署的专员,知道了此事,批几个字,刘春花就更出名,并且专员已经说好找个时间来见刘春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