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这代人的性启蒙和性教育


□ 程 青

我们这代人在进入青春期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一个压抑人性的大的时代背景,小说、电影、美术、戏剧直到群众性的文娱演出,都鲜有爱情的内容,性更是讳莫如深。性被看作是龌龊的、淫秽的、低级下流的。那时候公园、餐馆、电影院、大街上看不到情侣手拉手,也看不到热恋的人拥抱接吻,因为那是行为不端和道德败坏,是耍流氓。假如你想受人尊敬,就要一本正经,性上面是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的,至少也要做得首尾干净,不露痕迹。那时候“搞腐化”是一顶臭名昭著的帽子,一个人如果搞了腐化就等于自绝于家庭与社会。“作风不好”四个字可以随时断送掉一个人的锦绣前程,这个人立时就会成为组织和他人鄙夷的对象。在当时,人们心照不宣地回避性,假装根本没有这么回事儿,居然装得那么像!以前流传下来的作为中国文化瑰宝的那些书籍只要有涉性的内容都或烧或藏,难得一见。当时的社会真有点像一个家境贫寒的人家,家徒四壁,要啥没啥。我们周围的环境就是这样“干净”。
我听不少与我年龄相仿的人说起他们最早接触到的较为规范的性知识几乎无一例外都是来源于《农村赤脚医生实用手册》。当初此书的编著者估计不会料到这么一本普及性的医学知识书竟会成为亿万中国人的性启蒙读物———有多少少年和青年怀着羞怯和激动的心情,在夜深人静之时,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逐字逐句地阅读着现在看来不过就是传播了最起码的生理常识的文字,浮想联翩,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编著者和出版者实在是功德无量啊!
在我们偷偷阅读《农村赤脚医生实用手册》的同时,对性也有了另外一些了解,但基本是道听途说,因此我们的性知识难免漏洞百出,充满谬误。那时候我们根本见不到一本像《金赛性学报告》和《海特性学报告》这样的书,更没有谁能够跟我们透彻而温和地谈论一下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该如何对待它等等。这方面我开窍得比较迟,而且所知甚少,不少的同龄人跟我差不多。《金赛性学报告》里记载,美国人在成长过程中性资讯来源于朋友、母亲、书本、男女朋友、性教育、杂志、父亲,依次排列。我最初的性资讯主要来自书本和朋友,此外不记得还有别的途径。即便从别的渠道听到片言只语,也是云里雾里,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而且甲说法和乙说法之间往往还相互矛盾,更是越发地令人糊涂了。
学校教育对性实际上也是讳莫如深的。记得在我们的小学常识课本里有一幅男女裸体图,不是照片,是一幅线条简单清晰的画像,一男一女正面站着,身体没有肌肉和起伏,性器官也是轻描淡写的。到中学里有了生理卫生课程,我记得那是一门很不受重视的副科,一般安排在下午的第一或者第二节课,师资不会很强,讲的内容特别潦草,上了也没留下什么印象。里面敏感的内容老师都不讲,让我们自己去看,比如男女生殖系统,繁衍等等。而一本书被阅读得最充分的无疑就是这部分内容,那几章的纸边被摸得最脏最黑,和那些干净的白书边形成鲜明的对照。据说开明些的学校这部分内容男女学生是分开上的。不止一个朋友说起过,他们被分成男女两拨到一个小黑屋子里看幻灯片,进去的时候都低着头,出来的时候都红着脸。
有一件事我记忆犹新。五年级的学生们都在操场上自由活动,一个姓董的女生正在跳橡皮筋,她的裤子上赫然印着两块血迹。血迹的颜色非常鲜润,似乎还在扩大,而她却浑然不觉———这是我第一次目睹青春的流血。随后我们好多人跟着她去了厕所,连橡皮筋都不跳了。那是她的第一次,而她是我们当中的第一个。我们拿出零花钱到小卖部给她买来了卫生纸,还护送她回家去。这位女生是个不擅言词的人,人稍有一点木,平常不声不响的,学习也很一般,在班里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可是有了这件事之后,许多女同学都和她亲厚起来,下课主动找她玩,和她说许多的悄悄话。月经为这位女生增加了分量,也改变了她与我们的关系。就好像她是一个知道某个秘密的人,而我们只有通过她才能对那个秘密略知一二。我们对她本人也充满了好奇心,并且格外留意她裤子和座位上形迹可疑的痕迹。我们对她既亲近又鄙视,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情感。
月经让12岁的我们觉得羞耻而刺激。我们清楚,不知在哪一天,这件事也会轮到我们,那时候我们不再是小孩,而是女人。在我心里既拒绝又盼望这一天,我不想长大,却又害怕自己最终不能成为真正的女人。我听说有些女人没有月经,她们都是一些有病的或者不正常的人,我还听说过有一类人是“石女”,女性的器官天生就是畸形的。我多么害怕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没有谁能向我们说清楚为什么女人要用每个月定时的流血来昭示正常和健康。我刚进入青春期的时候深感女性生命的委屈和被动,我们的身高、体重和力量都不如男人,各行各业的出色的人物绝大多数是男人,连裁缝、烹调这样的行业中的顶尖人物也仍是以男人居多,这实在让我们抬不起头来。每个月的月经带给我们无尽的麻烦、痛苦和烦恼,我的一位女友说,没有月经带来的麻烦、痛苦和烦恼更多。月经在流血之外还常常伴随着疼痛,有时剧烈,有时漫漶,只要是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都被看作是常态。而到分娩,疼痛步步升级,变得剧烈,直到难以忍受,而且也将会流更多的血。我们就是在这样一次次的疼痛和流血中接受并认同了我们的女性特征。我们苦难深重。而这样的“苦难”伴随的恰恰是我们一生中最好的年华。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