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普罗米修斯的功过


□ 程志敏

  浪漫的时代总富于瑰丽的想象,灾难的岁月自然免不了灰暗的色彩,普罗米修斯的千秋功过就这样交替在“恩人”与“罪人”这两极间频繁地晃动着,让人无所适从。难怪在学养深厚的经典注疏家Martin L.West看来,研究文献虽汗牛充栋,其实却乏善可陈。
  在古老相传的神话中,普罗米修斯盗天火周济凡人,惹得宙斯大为光火,便制造了一个美丽无比的祸害潘多拉,让她为人间带来无穷的灾害,从此世间便有了无穷无尽的“恶”。而普罗米修斯为了让凡间得到天火,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于是,“知”普罗米修斯者,其唯火乎,“罪”普罗米修斯者,亦唯火矣。
  从埃斯库罗斯以来,大多数文人墨客都愿意把普罗米修斯塑造成“恩人”,普罗米修斯怜悯凡人,保护凡人,教化凡人,为此不惮成为暴政的永恒牺牲品。他把象征“不死”的神圣天火赐给终有一死的凡人,让凡人可以用火学会许多技艺,以对付暴虐的自然(实际上就是天神)。当普罗米修斯自豪地宣称人类一切技艺都是由他所传授时,普罗米修斯就成了凡夫俗子的代言人或人类自身的象征,甚至是他们的“灵魂”。在早期神话中,凡人虽不是普罗米修斯所创造,但这位最恩宠人类的天神对于凡人来说,却无异于“恩同再造”。后来,凡人虽终不免于大洪水的洗劫,但正是普罗米修斯及其子嗣再次创造了人类。普罗米修斯对凡人的恩典逐步升级,在柏拉图《普罗泰戈拉》的“创世神话”中,普罗米修斯还仅仅只为已然存在的人类分配点智慧和技能,而到阿波罗多洛斯时代(公元前二世纪中叶)的短短两百年后,他就已经变成了人类的造物主:“普罗米修斯用水和土造出了人。”
  但就在溢美主义占据压倒优势的局面中,也偶有不同的声音,二十世纪伟大的宗教学家伊利亚德(M. Eliade)对普罗米修斯功劳的非难就很有代表性。在他看来,普罗米修斯逞能用骨头欺骗宙斯,激怒了这位最高神明,使之迁怒于人类,剥夺了凡人用火的权力。普罗米修斯还让人类开始吃荤,放弃了黄金时代的素食习惯。普罗米修斯接着再次犯下大错,用空心茴香杆盗取了火种,导致一系列更为可怕的后果。所以,普罗米修斯犯下了弥天大错,他卖弄自己的智慧,全然不顾其严重的恶果。先是主动制造了人神分裂,接着间接导致了宙斯的报复,所有这一切都是普罗米修斯一手炮制的。具体到盗天火周济凡人来说,普罗米修斯无非是将功补过:宙斯隐藏天火本来就是普罗米修斯造成的,又何功之有?至于因此而导致人类被逐出伊甸园,从此走上灾难深重的轮回之路,普罗米修斯倒称得上“罪魁祸首”。
  不过,千百年来这两派定论都大有可商量的余地,普罗米修斯的功过或许都不是如此巨大。我们从源头处,也就是从最早也最有代表性的记载中,能够找到恰当理解普罗米修斯功过的钥匙。不过,我们对此却不能寄予太大的希望,这倒还不仅仅因为赫西俄德的记载终究不过是一家之言——尽管是后世所有普罗米修斯故事的母本,而在于赫西俄德的叙述中存在很多至今未能解决的疑问。我们无法简单地看待这位大神的一切,因为它牵涉到其他很多更重要的问题。
  赫西俄德两部作品都讲到了普罗米修斯的事迹,其间虽大有差别,也有不少重复叙述之处,合起来不失为一个完整的故事,分开来亦各自成章。《劳作与时令》据说后于《神谱》,忠实地贯彻和例证后者的神义论基调,但其间与普罗米修斯相关的叙述却简略得多,也许作者认为此前的《神谱》已经较为详细地介绍了普罗米修斯的事迹,便转而把更多的笔墨投向了潘多拉和“五纪说”。这种转变本身当然包含深意,其中就已经蕴含着普罗米修斯的功过评价的准绳,因为这几个各自独立的故事都有着相同的寓意和目的。潘多拉代表着“欲望”,厄庇米修斯即便得到了乃兄的警示,亦终不免接纳了这个“美丽的邪恶”,因为“不死的神明和有死的凡人见到这个十足的诡计时,都惊奇不已,凡夫俗子更是不能自持”(《神谱》,585,588—589页)。而长篇大论的“五纪说”,更是想直接说明凡人持续不断的堕落本属咎由自取,神明的离弃也不过是人性邪恶不可避免的结果。既然如此,普罗米修斯盗不盗天火,似乎都无关宏旨。
  《劳作与时令》中普罗米修斯故事的关键不在于普罗米修斯本人,而在于宙斯。普罗米修斯在《劳作与时令》中除了盗火,其余无所作为(书中仅仅提到他告诫兄弟勿纳潘多拉这个“人类的祸害”),寥寥几笔叙述实在堪称轻描淡写,不足以支撑什么定论。相反,宙斯在《劳作与时令》中却举足轻重,而且宙斯的行为,包括隐藏火种和下令制造潘多拉,一般认为都是普罗米修斯引起的。但我们必须仔细检查其间的因果关系。
  整个故事的枢纽出现在第42到52行之间的三个“藏”之中,其梗概大致是:“神明们对凡人藏起了生计(bion),否则,……但是(alla),心中愤怒不已的宙斯把它(heisin)藏了起来,因为(hotti),狡猾的普罗米修斯欺骗了自己。因此(touneka),宙斯(于是)就给人类设计了悲哀,藏起了火。然而(to men),伊阿佩托斯的优秀儿子,为了人类而从智慧广大的宙斯那里把它偷回来(autis)了,没让喜欢雷电的宙斯看见。”这一连串的小词让整个故事环环相扣,最终把主要责任绞在了普罗米修斯身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