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刺客


□ 海冬青

东天上那颗月牙升起来的时候,他终于摸到了匈奴大营的外围。
这是一片广阔的空地,很适合安营扎寨。南面是一条不太窄的河流,河水湍急,构成了大营正门的一道天然屏障;西北是一座小小的山包,从山顶上的火光可以推断,匈奴军显然在那里设立了瞭望哨,那是一个绝佳的瞭望点,是任何有点儿军事常识的统帅都不会忽略的,更何况现在,率军出征的是他们那个有着雄才大略的单于。大营的东北应该是运送粮草的通道,那里火光攒动,人影阑珊,偶尔还可以听见吱吱嘎嘎的车轴声。
一阵凉风袭来,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把自己贴得更紧了,他不禁打了个寒噤,浑身哆嗦起来。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腰部,那把短剑还牢牢地系在那里,这是他今晚成败的关键。他略微调整了一下,准备摸进大营,他知道自己在外围呆的时间越长就越不利于自己的行动。
他一眼就认出了大营的主帐,那是正对正门的一个巨大的帐篷,里面灯火通明,外面还有几个军士在站岗巡逻。那里将是我今晚为国效力的地方,当然也可能会成为献身的地方。他想到这里,又开始观察整个大营的布防情况。大营的四个角上各设一个塔楼,上面有两三个士兵不停地四处观察,注视着那里的每一丝风吹草动。除此之外,还有几队士兵不停地来回巡逻,从主帐出来,在各帐之间巡视一圈,然后出正门,绕大营的外围巡视一圈,最后再回到主帐。
看完大营的布防情况,他心中不免暗暗叫奇,同时也为自己如何才能摸进大营捏了—把汗。忽然,他想到了大营的东北角,想到了那条粮道,或许自己可以扮作送粮的军士摸进去。想到这里,他立即爬起来,匍匐着向东北角摸去。
刚刚爬出去才十几步的距离,不幸的事发生了,一个塔楼上的军士发现了他,但很显然,那个军士并没有把他认为是刺客,更或许,他根本就没想到这里,毕竟接连数月的战争已经使双方都感到疲惫不堪了。那个军士把长矛往下指了一下,大声问道:“咳!你是干什么的?”“送军粮的!”他也学着他们的口音大声回答道。“啊……去吧去吧!”他立即加快步伐向东北角走去。
这时的大营东北角可是比刚才更热闹了,因为刚刚从后方传来消息,说库存的粮食已经支持不住几天了,要想继续与汉军打下去就必须打汉军粮草的主意。于是当他走到东北角时恰恰听到几个士兵正在议论说估计单于要撤兵了,毕竟,夺取汉军的粮食并非易事。时间不容耽搁,他瞅准一辆马上就要进大营的粮车,大踏步地走过去跟在后面,旁边的一个人看了看他这张陌生的脸,倒也没起什么疑心,他也作出一副卖力的样子,一边狠命地推着车,一边在心里骂:“龟孙子,别看爷爷今天给你推车,明天你们就都得滚蛋。”
大车很快就进了大营,他找了个机会溜出了推车的人群,躲在一个草垛后面开始认真地观测主帐周边的情况,他知道,自己此行“不成功便成仁”,但为了大汉,他愿意去搏一次。还好,主帐的岗哨并不太多,只是在前后门的地方安排了四五个人把守,看到这里,他心中不免暗暗高兴,但随即又有一番忧愁袭上心头,他明白,一般岗哨简单的大帐,其中的主帅必是非同寻常,而现在自己的对手正是文治武功都十分了得的匈奴单于,这不得不让他格外小心。
他绕过草垛,走到靠近后门的地方,准备开始自己的计划。这里有三个人在把守,—个在左,一个在右,另一个则是四处转来转去,他从地上拾起一块儿石头,朝着草垛的方向使劲地扔过去,石头正好砸在一个饮马的石盆上,发出“当”的一声巨响,那个转来转去的士兵听见响声,立即朝草垛走了过来,他瞅准他的步子,然后悄悄地摸到身后,往前一扑,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就紧紧地卡住了他的脖子,一会儿工夫就一命呜呼了。时间不长,只听见一个哨兵对另一个说:“咳!怎么这小子去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该不是有什么便宜自己独占了吧?我去看看。”然后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朝草垛方向传来。他毫不犹豫地又把刚才那一套如法炮制一遍,解决了哨兵。
现在只剩下一个外哨了,可内哨的情况自己还并不了解,他往前挪挪步子,准备把他生擒过来,问问帐内的情况。就在这时,巡逻的那一小队士兵走到了主帐的后门,为首的一个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就问哨兵:“你们这里不是三个人把守吗?那两个人呢?”哨兵立刻紧张起来,大概是怕追究责任,就胡乱编了个谎话,说他俩今天晚上肚子不舒服,方便去了。那个为首的倒也没有怀疑,扔下一句话“你们给我守好了,这里是主帐,要是出了问题,你们谁都别想活!”继续巡逻去了。巡逻兵刚走,他就立即跳出草垛,一个箭步冲到哨兵前,那个哨兵一惊,可还没等到他喊出声来,嘴就已经被两只有力的大手捂住了。他凑到哨兵耳根处,低声说:“我问你话,只要你照实回答我就留你一条活命,否则……”哨兵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哆嗦着说:“汉军爷爷,我说我说,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全说。”他松开手,轻声问道:“里面都有谁?”“我们的主帅,单于。”“其他人呢?”“没有,一个也没有。”“可有内哨?”“没有,我们单于武功极高,不用内哨。”“他现在在干什么?”“读书,正在案前读书。”问完这些话,他完全放开双手:“我刚才说过要放你一条生路,但为了避免你前去报告,给我惹出事端,所以……”他一伸手,两个白色的药丸已经填进了哨兵的口中,“两个时辰后,你自会醒来。”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大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