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圈子


□ 王昕朋

  教授姓金,名字亮堂堂的,晃眼:金太阳。

  金太阳教授供职于北方音乐学院,从教四十多年,带出的学生上千人,全省历届音乐大赛、电视歌手大赛、金嗓子奖等各类比赛中均有获奖的,有的年份甚至囊括金银铜等前几个奖项,有几个在全国都出类拔萃。有一年全省一项音乐大赛,十二个评委中有一半是他的学生,还有三个曾跟他上过课。组委会的一个人开玩笑说,金教授,音乐界围绕着您老人家已经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圈子。您这个圈子资源丰富,是个金圈子呀!从此,金圈子在北方音乐界成了一个专用名词,就是在全国音乐界也声名显赫。天南海北的歌手碰到一起,一说是金圈子的,脸上都带着自豪,仿佛比别人的学问高出一大截子。前年北音搞校庆,学校操场停满了车,金太阳的学生几乎都是好车,路虎、奔驰、宝马等等,有个女弟子更不得了,开着房车来的。有一个老教授感叹地说,老金的学生不仅会唱歌还会挣钱!

  当然,音乐界的竞争相当激烈,丝毫不比官场和商场逊色,想出人头地又能出人头地的毕竟寥若星辰。金教授的学生中也不是人人都能成明星成大腕,改行的还是大多数。这些学生分布在全国各地,省城各个部门,有的是宣传文化部门的领导或者骨干,有的跟老师一样从事音乐教育,有的搞起影视剧,也有的在商场上打拼……前年,金教授过六十岁生日。他在省电视台任音乐频道总监的学生周云开在省城最豪华的酒店张罗着给他过生日。那场宴席成了流水席,一拨一拨地来,一拨一拨地走,就这样还有很多人连给老师敬杯酒、照个相的机会也没轮上。

  生日庆典过后,金教授的夫人鞠花用了整整三个晚上才把礼金和礼品收拾停当。折算下来,超过了七位数。金太阳实实在在地吓了一大跳,他从鞠花手上拿过账单时,手竟然有些哆嗦。金太阳不缺钱,一点都不缺,当一次评委会主任,少说也拿回个几万酬金。出去讲一次课,提包里也是装回一沓一沓的钞票。从退伍那年起,他带校外生的学费也高起来,20分钟一个课时要2000元,那还得熟人推荐才收,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熟人,得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但那些总是有理由的,是自己的劳动所得。自己的生日收了上百万礼金,自己却什么都没付出,典型的不劳而获。这让他感到恐惧。

  农民!鞠花说,农民,你以为这些钱是冲着你个人的?人家是冲着这个圈子的!这个圈子就是钱,就是前途,就是地位。有多少人拿着钱,挤破了头也进不了这个圈子你知道吗?

  我知道。金太阳说,我知道,可是这些钱不还是给了我金太阳个人吗?这算不算是受……

  鞠花说,屁!你的学生有的是处级厅级,出去走穴唱一首歌就几十万。反贪局还没把这类收入纳入受贿之列!你就装吧你,不跟你说了。铃铛!

  铃铛说,干吗,干吗呀?铃铛是金太阳和鞠花的女儿,音乐学院刚毕业。

  鞠花说,妈给你买辆车吧,说,想要什么牌子的?

  铃铛说,我不要,我就开金教授的路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