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火山下的杀人湖


大奔和格南来了!像小旋风,又像飞镖,突然飞至又突然离开,他们总是说:“大名鼎鼎的柯北的朋友嘛,当然要神出鬼没一点啦!”
  我问他们此番前来的目的,他们说:“你已经很久没有纯粹地旅游过了,每次都是探险、探险——已经不记得心无旁骛只去游玩的心情了。所以,为了‘拯救’你,只好前来‘绑架’你到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去啦。那里有大大小小600多个岛屿,岛上气候湿润温暖,异域风情足够你的眼珠享受好一阵子呢。”
  
  遭遇茨基湖“魔鬼”
  
  去那里的过程平平无奇,倒是下飞机后一连享用了几天美味的椰子干、鲜鱼和可可饮料,观看了各种热情洋溢的民族舞蹈,在美丽的大海里游泳嬉闹,让我有点担心玩物丧志——我们可是探险家啊!怎么可以像普通游客一样只顾吃喝玩乐!
  这天早上,我们在旅店老板的腰果形钱柜上发现了一张明信片。大奔不愧是大奔,看到新鲜地方就脚痒,他立刻跑去问老板这座山的情况。老板故意卖关子地说:“如果你们喜欢探险并且足够大胆的话,这座火山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你们都这么弱……”“谁说我们弱?快点告诉我这是什么山!”大奔抢白道。老板白了他一眼,喝了口茶说:“茨基火山是本地的地理标志,这座火山的特别之处在于,山顶上还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湖,叫做茨基湖。”
  火山!大奔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听上去好像很有趣嘛。他立刻像八爪鱼一样奔到我和格南身边,一手拽住一个,脖子上还挂着装备包,“嗖嗖”地跑出了门……
  茨基火山内部的岩浆活动已经持续了几百年,山口持续冒出白烟,却一直没有喷发过。当地人传说,湖中有时会冒出不可捉摸的魔鬼,杀人于无形之中。
  “魔鬼?真的?我最爱魔鬼了!尽管来找我吧!”大奔开心地大叫,他这种没害怕神经的人还真适合探险,我和格南满头黑线。这一天我们运气不错,茨基火山口没有冒烟,我们看到几十米深的山口下,茨基湖水平如镜。监测表明,地下十多米处有大量岩浆涌动翻滚。大奔二话没说,下到茨基湖边,伸手探水,不禁高呼一声:“好热!”格南刚刚测量完水温,好整以暇地说:“这水温比今天的气温还高5℃呢。风平浪热,正适合驾船游湖,说不定你还可以进去洗个热水澡哟。”大奔欢欣鼓舞地放下小橡皮艇,还真是一激将就上钩。“柯北,一起来吧。正好可以试一试你耳测的水平哟。”我找了些必要的仪器放上船,划到湖心,将耳朵贴在艇底板上,聆听了一会儿,说:“现在水下还有杂声,估计是一些水下动物受到电动机声的惊吓,四下骚动发出的。过一会儿,它们会安静些。大奔!往水里抛下一块大石头吧,那样根据回声就可以测量水深了。”
  “嗨,格南,来一块儿石头!”大奔的话音刚落,格南就抱起一块大石头,驾着另一艘皮艇与我们会合了。
  等格南的小艇一到,我便让他们两人站到一艘艇上,我独自回山口张望。我边走边看,过了好久才走上回去的路。可是这一路安静得接近诡异,大奔那个爱说爱笑的家伙怎么也没个动静?刚下山口,我猛然看到远处有个黑影倒在岸边,是大奔!我扯开大嗓门呼唤格南,声音在空荡的山中回响,却没有人回答。一阵晕眩像大手一样模糊了我的视力,我突然感到无力、胸闷,双脚如同灌满了铅,一步也挪动不了。
  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凉风,我立刻清醒过来。连忙扑到大奔身边,只见他死死地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嘴巴竭力张大,舌头长长伸出;双手抓住喉咙,上身衣服全被撕烂……我打了个冷战。突然,大奔那双抓住喉咙的手动了一下,我猛然站起来,惊叫出声:“格南?”
  没错,试图将大奔那双手掰开的,正是格南,可惜他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能成功。大奔的胸口凉了,身体已经僵硬。格南突然捂住脸,趴在大奔身上失声痛哭。“这是怎么回事?”我抓狂地问格南,“为什么大奔会自己死在这儿?”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格南哽咽着。我只得用手机通知当地警方,不一会儿非博警长便带着两名警员赶到了现场。警长飞快地做着案情记录:没有发现外人的脚印,也没有发现任何能伤害人的动物接近尸体的痕迹。尸体没有受到任何打击……
  我等待着警长做出一个明确的判断,终于等到他“啪”地一声合上记录本,还不及我开口问什么,非博警长便先发问:“他有心脏病高血压吗?”
分享:
 
更多关于“火山下的杀人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