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信息时代文学存在的理由


□ 李惠善(朝鲜族)

  在当今这个信息时代,在小小的电脑屏幕上,我们只要轻轻点击一下鼠标,许多疑问便迎刃而解了。在地球村这个巨大的信息共享体系中,除一些系统的、专业的知识外,一般只要搜索,都会得到一个比较满意的答案。网络中提供许多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知识,还有许多我们并不需要,与我们生活无关的信息。它就像一汪深不可测的湖水,刺激人们不断产生好奇心。同时,由于图像化、数字化技术的发展,可以逼真地展现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情景,满足人们视觉和感观上的要求。有人说,当今时代是一个没有好奇心的时代,我觉得这样说并不夸张。
  幸亏在信息与娱乐使人麻木的年代,我们还有文学。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无法填补的心灵空白。无论东西南北,无论古今中外,人们的生活大同小异,既有幸福的一面,又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人的一生不可避免地要经历爱情,孤独,死亡,悲哀,憧憬,离别,恐惧,不安,矛盾,困惑,彷徨,毁灭,绝望……对人而言,幸福只是相对的,人的一生是不断选择,不断计划和不断超越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伴随着心灵的冲突和龟裂,而可以直接面对它的正是文学,以真实为基础,艺术地再现生活。
  文学是一种特别的对话方式。优秀的作家会以敏锐的洞察力把握现实,以独特的视角挖掘人们在信息窗口中无法看到的灵魂的真实。而读者需要的正是这种艺术的真实。作家和读者在愿望与现实的矛盾中,通过文学这个感动平台,通过理解这道程序寻找一种融合的可能性,抚慰心灵的伤痛,进行心灵的对话。
  我并不想夸大文学的作用,只是觉得,有些东西并不是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其他领域的发展所能替代的,文学的作用恰恰在于去弥补这种空白。只要有需要文学的群体存在,文学就有充分的理由存在。作为作家,我希望以文学的感召力去温暖读者,以作家的爱与感动走进读者的内心世界。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民族文学》正是一个有着不同语言和文化的全国各少数民族对话的窗口,也是全国人民交流融合的和谐之窗。
  “对了,我该如何处置巴里斯好呢?”他突然提问。
  “您说什么?”我反问。
  “我说巴里斯。”
  “巴里斯它怎么了?”
  “我和内人倒是般配和谐,但她和巴里斯就是合不到一起。”
  “怎么讲?”
  “内人只要想出门,它就盯在门口凶叫,可能是第一面吓怕了的缘故,内人一见它就毛骨悚然,非常害怕。”
  “可能是您媳妇初来乍到,狗还见生。”我安慰他。
  “为了早一些跟巴里斯处好,内人每日里给它做好吃好喝的,可它好像不领情,看也不看一眼,就是对内人凶叫;最近更过分,只要有人踏进院子,巴里斯不是扑,就是叫,幸好还没咬着谁,吓得人家面色蜡黄。狗这东西脸上长毛,就怕哪一天真把谁咬了咋整呢?您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Tags:小时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