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本刊2013年第1期


□ 颜良重等

  收到编辑部寄来的杂志,囫囵吞枣读了五个短篇。因为我只对短篇感兴趣,长了我驾驭不了。作为普通读者,我偏向喜欢《从背后离开》和《阳台上的女人》,然后才是《赴宴》、《遇见》和《桃花殇》。

  短篇的选材立意如下种子,有了“种子”,情节、语言就跟着发芽,然后长成好看的小说。会发芽的种子,是短篇小说的生命,也是作者的功力所在。我喜欢读有种子的文字。

  杨献平如他原生态散文写作的叙事风格,主张在现场。故事以案件的在场人的叙述展开,真实的死亡和真切的活伤,把两个女性京漂的命运串联在一起对照,其境遇生死可以相提并论,现场感极强,但现场感不是“种子”。我把杀死李艳的作案工具“杀猪刀”看成是小说的“种子”,这把“刀”在“我”的生活际遇中发芽,“我”的活伤比毙命更致命,案件是故事,“我”的“离开”才是小说。案件破了,真相大白,“我”坐上列车,我的离开也许又陷入又一个刚刚开始的案件。刀最终发芽成读者心中的“凶手”。

  《阳台上的女人》,很明显“阳台”是一粒种子,“属于屋子,又自然独立,为屋子延伸出去的部分”,按照这样的种子基因,让情节和人物慢慢发芽,老太的呵护、陈叔的封阳台、女人麻木无奈的从容,形成真实存在的生存状态。

  《赴宴》的种子在“迟到”。这一粒种子被赴宴途中的社会现实遮掩得很密,就像垃圾堆底下的豆子,你看不见它冒芽,但它已经在催生的精彩故事,最后你会发现这芽它很纯洁,很有生命力。一路的抱怨甚至一路的诅咒,尽情宣泄底层人心中的块垒,但结局依然无法改变“早来”的命运:我还是小人物。

  ——(福建大田县)颜良重

  收到星火杂志社寄来的《星火中短篇小说》2013年第1期杂志,感觉是那么热眼,几回回拿起放下,感觉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八十年代我曾听说过这个杂志,也在邮局的杂志订阅目录上见到过这个杂志,只是因为当时囊中羞涩与之擦肩而过。

  陈洪金的中篇小说《毕摩之书》反映的是一个关于民族文化遗产传承的题材,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作者没有进行枯燥的说教,而是赋予了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彝族八十四岁的老毕摩阿鲁克古。阿鲁克古多次在打盹中与已故老师傅阿苏拉则的相会以及老师傅对他的提醒、批评、警告,以及现实中对民族文化遗产的市场推介、学术研究、师徒相传,阿鲁克古最后刚刚坐下就低下了头,打了一个比起他一生还要漫长的盹。读完作品我们不仅要问:我们的民族文化遗产传承究竟应该怎么做?我们应该做得更好。

  冯伟的中篇小说《农委主任》,揭露的是目前官场上的一些不正之风,可喜的是作者没有像目前大量作品中所表现的那样,搞不正之风的都弄成事了,正直的人只能是失败者,让人们对现实失望。作品里的各种人物在相继表演之后,成功者却是那个没有做任何动作的副主任苟荀。不管其他几个选举者出于一个什么目的投了他的票,事件本身告诉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做人做事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