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楂树


□ 乔 叶

山楂树
乔 叶



这张软卧的票号是14上。
爱如一进软卧间,就看见了这个男人。随着推拉门的动静,他闪电般地看了爱如一眼,马上又垂下眼睑,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爱如斜睨着他,心里有些不安。那么高的个子,这个铺容下他是有些勉强的。也许是怕把床单弄脏,他竭力向外伸着双腿。因为连鞋都没有脱,他的鞋底儿简直就要顶住门了。可他似乎又有些怕冷,双手紧紧地抓着墨绿色的毯边。身上那件银灰色的毛衣还带着折痕,显然是新的。咖啡色裤子也裤线笔直。细长的眼睛,眉毛很深。漆黑的头发有点儿蓬乱,但乱中又闪烁着很清爽的光泽。看得出,是干净的。
爱如蹑手蹑脚地理出自己要用的洗漱用品,把行李整好。牙刷在牙缸里轻轻地碰撞了一下。火车开动了。窗外的阳光不时把树木和房屋的阴影拉到他的脸上,那些稍纵即逝的光斑使得他的脸显得神秘而温和。
爱如用双脚踩着两个铺的边儿,努力把行李包向上擎着,想和男人的行李并放在行李架上。可男人的铺边儿因为占得很满,只找到了一点儿下脚的地方,爱如几乎是在踮着脚跟维持着重心。多半的力都用来平衡身体,手上留下的劲就很有限。爱如双臂向上端着,端着,终于一 ,把包放到了上铺。爱如缓了口气儿。她忽然觉得背后有些异样。回头,男人的眼睛又睁开了。他目光炯炯地看着爱如,那目光很奇怪:一点儿也不色,也没有正常的友好和热情,甚至也没有一般的好奇,或者无聊。他是怕自己偷他的东西吗?爱如忽然有些激愤地想。带着明显的情绪,她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仍旧目光炯炯地看着她。爱如承认自己顶不住了。她不再回头。
男人的包是鲜红色的,看着很大,也很鼓。包旁边还放着一个黑色画夹。黑红配,色彩效果不错。爱如把画夹拿起来,想搁到合适的地方,却发现画夹太大,竖放是不可能的,只有横放。而横放又没有足够的空间,除非把它压到包下或放到包上。正犹豫着是不是询问一下男人的意见,一只手从爱如背后伸过来,大大的,是男人的手。爱如把画夹递给他,也没有回头看一眼,自觉给了他一个小小的报复,心里微微有些快慰了。
她把行李放好,打开门,走了出去。许久,爱如才觉得自己能够稍微形容一下那个男人方才的目光:它是空洞的,明澈的,如一个孩子的目光。
爱如忽然想起:她依稀是见过这个男人的,在她和晓光第一次回山里的时候。这个男人好像也背着这样一个黑色的画夹。和他同行的,还有一个丰满艳丽的女人。
一边走爱如一边看着手里的票,忽然想起一个笑话:某位丈夫很爱吃醋,一天,他不在的时候,妻子让一名男推销员进了家。两人正聊着,门铃响了,丈夫回来了。妻子慌作一团,忙把推销员推到一个窗口,说:“赶快跳,赶快跳!”推销员道:“太太,这是14层啊。”妻子道:“这种火烧眉毛的时候,你就别讲迷信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