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写作中的少年叙述


□ 杨俊蕾

内容提要 中国当代文学写作中出现低龄化趋向,一些“80后”写作者由于自然冲动引发少年叙述,文本外的写作者和文本内的叙事者是重合的第一人称少年,但是由于缺乏自觉的历史意识,暴露出生活经验的空洞。当代写作中还存在另一类少年叙述,成年作家有意选用少年的叙述视角,在文本中制造出多个时间叙事层面的重叠,为读者提供透视历史的特殊视角,在语言和结构上都丰富并扩展了当代写作的形态,与世界文学语境中的“少年侃”文体构成良好的互文本关系。
关键词 当代写作 叙述视角 少年叙述

当代文学读物写作呈现低龄化趋势,媒体对此褒贬不一,文学批评界先是沉默,而后又作出平和的引导姿态,间或有批评者运用文化研究利器,剥离“80后”甚至“小妮子”口袋书流水线的文学外衣,还原其为名利写作、被出版商操纵并且饱受市场蛊惑的面目。在这些自命为“文学”,或者根本就以流行读物为目标的写作中,理想主义光芒渐趋黯淡,拜金主义闪现出来。“文学”这个词语所指涉的整体性在他们的写作中已不复存在。因此,用传统的文学和代际划分来讨论当前年轻写作者集中出现的问题,有明显的局限性。而且,对于立足作者批评的评论来说,还有一脉文思值得关注:完成作品的写作者和文本中的叙述者关系如何?这种关系对于文本的艺术高度有无影响,又具有怎样的文化意义和历史内涵?因此在讨论这些青春命笔的写作问题时,选取具有行为指向性的“叙述”一词来替代传统的“文学”区隔,将具有更为现实的阐释空间。

一、少年叙述的起因与界定

中国既往文学中鲜有少年面目。少年养气不足而遭遇不平世事,难免出言狭隘;若是少年得志,又容易流于欢愉之辞,淡薄难工。于是,扬雄“尝好雕虫小技,老而悔其少作”,而梁启超检视旧作时也“辄欲作呕,否则汗流浃背矣”。但是这些主流化的成人写作意识消解在鲁迅的嬉笑怒骂中:“我对于自己的‘少作’,愧则有之,悔却从来没有过……况且如果少时不作,到老恐怕也未必就能作,又怎么还知道悔呢?”(《集外集》序言)
鲁迅的不悔少作观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其中反映出自近代文学改良以来,传统文学观由老年权威向少年活力的倾斜。特别是在梁启超倡言《少年中国说》之后,现代文学中的文学革命论进一步激发了少年写作。冰心十九岁发表小说《超人》,萧红在《呼兰河传》中袒露出作为叙述者的少女面目,年已不惑的鲁迅固执地在《铸剑》中重塑少年复仇,小说中十六岁的眉间尺面目秀媚而内心优柔,义无返顾却根本无路可走。故事在表层叙述上是少年主人公在毫无经验准备的情况下背负大任,而在文字肌理深处却是中年写作者四处碰壁之后依旧不肯冷却心头之火的无望坚持。在这样的文学面前,谁还能把少年作者或者少年题材驱逐于文学之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