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茶烟香袅逗高歌


□ 陈乐民

  最近看到一本影印手迹线装《铁螺山房诗草》,是潘光旦先生一九四一年至四六年的诗稿,楚图南先生题签。捧读之下,欣喜过望,同时也不免生出一些感慨。
  潘先生不以诗名。诗,是其余事,但那些诗却极好。惟其不以诗为业,全凭兴之所致,所以自然天成,没有丝毫的斧凿痕、雕琢气。潘先生《病目遣怀》之一云:“平生不作呻吟语,偶一为之无奈何,吾亦韬光养晦者,茶烟香袅逗高歌。”略合此意。
  潘先生是教育家,深以时事维艰、教育衰败为憾。《孔诞教师节感赋》第一首云:“戎马披猖日,弦歌垂绝中:可怜新校舍,不是旧黉宫;图籍归余烬,师生习固穷,斯人悬一发,何日睹来同?”诗步唐玄宗“经鲁祭孔子而叹之”旧韵。唐玄宗这首诗是有名的(夫子何为者,栖栖一代中。地犹鄹氏邑,宅即鲁王宫。叹凤嗟身否,伤麟怨道穷。今看两楹奠,当与梦时同),但潘诗之所悬念要宽得多、深得多;自非皇帝老倌可比。
  先生是优生学家,又是心理学家。他很服膺霭理士,奉为“良师”;译定《性心理学》付梓时自题五首,其一曰:“二南风教久消沉,瞎马盲人到如今,欲挽横流应有术,先从性理觅高深。”科学精神理应胜过“男女之大防”之类的说教。“二南”指诗之周南、召南,所谓“周始二南,风兼六代”,是孔教的源头。至于“性理”,潘先生自注:“此非宋元以来之性理,但亦可为其一端。”
  许多诗亦庄亦谐,很有幽默感。我很喜欢打麻将牌(或桥牌?)的三首诗,照抄如次,读过以后大概不会以为是搓麻将的“经验总结”!题记云:“不博且十年,病目无俚,又屡为之。”
  屡作戏,重温旧梦新;废书能养目,劳指不伤神;得失奚须问,功夫最足珍。如何戎马日,我亦作闲人!
  不动心非易,负难胜亦难,风来防手战,势去莫眉攒;沉着宜多福,浮夸祗自残:功夫臻此境,方耐五更寒。
  用兵犹博奕,理一许相推;都蜀情非已,渡沪事可哀,迹高心不固,进锐气先推;闻道运筹者,曾从剧孟来。
  
  好多诗在字里行间充溢着先生在“狼烟匝地飞”的日子里的愤懑和感慨。诗无分长短,多有新意,即使一般酬酢小诗,亦皆极富情趣,清新可喜。当然,诗稿还反映出潘先生于困顿艰难之中孜孜于学的风貌。至于许多诗寄情山水,亦皆沁人心目。
  谈到诗体,则有绝有律有古风。一首《楚子图南古苍璧歌》令人感受到汉唐古意,酣畅而又朴拙。开头几句:“滇云避地识楚子,十载蹉跎亦良已,图南两字志前因,君自呼名吾事史:益州自昔夏屏藩,熊绎分封族姓蕃;庄开疆存故事,君家合是旧王孙。”把楚老与楚世家祖考联起来,真是有趣!这首诗,先生以瘦劲而潇洒的行草书之,文是文人之文,字是文人之字,堪称两美双璧,幽然飘逸着墨香。
  顺便提及,潘诗时时用典,但都水到渠成,与全诗内容和风格浑然一体,丝毫不使人觉得是在挖空心思在典故里找点缀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