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地之子(组诗)


□ 陈有才

萤火虫

一闪
一灼
一灼
一闪
一闪
一灼
一灼
一闪
即使碾死它
也在大地上留下
一道萤光

母亲用庄稼量我身高

庄户人家
都有自己的尺子
母亲总是用庄稼
量我的身高

我孩子有小麦高了
我孩子有芝麻秆儿高了
我孩子有玉米秸儿高了
每每向外人夸我个头时
我总希望母亲说
我孩子有高粱高了
但这一天
却迟迟没有到来
母亲就去世了

我长有小麦高时
我上小学一年级了
我长有芝麻秆儿高时
我上初中了
等我个头和玉米穗一般高时
我高中毕业了
正是因为我是母亲
用庄稼量身高长大的
我清清楚楚地知道
我这一辈子
也没有高过庄稼

叨叨虫

家里有个叨叨虫
一辈子不受穷
这是奶奶创造的
一句谚语
奶奶的理论根据
凡是女人叨叨的事
都是男人爱犯
或将要犯的事

我从小就听奶奶叨叨
天天叨叨爷爷
人不能像母鸡
总爱把蛋
生在外面去

要把人丢在
自己家里
把人丢在外面的人
还算人吗
那就是把蛋丢在外面的
一只母鸡了

斗大字认不了半稻箩的奶奶
靠一句谚语
走过她一辈子
也让我
受用终生

生长期

所有庄稼的生长期
要数小麦最长
从头年的春天
到第二年的夏天
经历了春风夏阳
经历了秋霜冬雪
这就是小麦面馒头
为什么又软又香的原因

所有庄稼的生长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