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寂寞之舞


□ 阎连科


深夜里,一只野兔的一个喷嚏决定了两个人的命运,一个死了,另一个被认为是疯了。小说讲述的就是这个“疯子”的故事:他被部队转业了;他被公司开除了;他被妻子离掉了;他被村长送进神经病医院了;最终,他张开胳膊像翅膀一样远远地飞去了。这个“疯子”就是某导弹部队发射一营证明出谁都没有算出的生化方程的天才少校郭松刚,只因他突然预感到一场他自认为关系国家命运的战争将要发生……

开始或者结尾

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也是这样结束的。少校郭松刚的命运就在这时进入了尾声,同时,也拉开了关于命运的真正序幕。
多少年月之后,对于整个世界来说,这一天都是无法忘怀的一日,犹如历史上被永载史册的事关世界各民族命运的重大事件。当这段时日所有国家的所有报刊、杂志进入各自国家历史的档案之后,谁有幸翻阅其中任何国家的任何一页,都会感到有股震颤的力量被尘封在发黄的纸中。但是,当年这段炎热的夏时,东方这块被人家神化、巫化的土地上,无人知道也正发生着一场惊人的事件。就是这一天,驻守在中国某山脉峡谷导弹部队的发射一营,如往日一样,在21:30分熄灯休息,各连排也都很快地齐步走着步入梦乡。只有哨兵的脚步声,仍像落入水面的船桨样,使潮湿的声音在营部周围,有节奏地起起落落。空气中,有鱼塘的腥味。营部以东山坡上的一连、二连、三连的红色瓦房,在腥味中显出深灰的颜色。各连营房前的单杠、双杠、木马及晾晒衣服的铁丝拉绳和砖砌的一溜儿晒鞋的架子,都在静夜中歇息安卧,一动不动。能听到空气游移的细微响声,也能听到树叶在月光中磨擦的幽怨私语,还能听到夜莺在十里之外山谷中的呢喃鸣叫。远处,通往这里的公路,像水浸的一条黑色布带,蜿蜒随意,遇物赋形。近处,草和树木,脱去白天的炎热,在夜晚散发着蓝绿的气味。有只从草地走出的野兔,大摇大摆地到营部面前的一片沙地平场上,东张张,西望望,然后绕开哨兵的脚步,迳直到营长郭松刚的窗下,奇怪地站一会,盯着那扇半开的纱窗数秒钟,打下一个轻巧、响亮的喷嚏,突然撒腿向北跑去,像受到某种惊吓一样,细碎密急的脚步声,宛若一路撒下的豆粒,叮叮落在营部门前的月光下面。
就是这一瞬间,营长郭松刚突然从硬板床上折身坐起,急快地拉亮电灯,脸色惨白,额门挂汗。他在床头愣了片刻,旋即穿衣下床,抓起武装带、手电筒和他当排长时就已开始使用的黄哨子,从屋里冲出来,朝野兔跑去的方向瞟了一眼(不知是他惊动了野兔,还是野兔唤醒了他),立刻连续不断地吹响了哨子。像汽笛长鸣一样,转瞬间,这条山谷便充满铜黄的哨音。整条山谷,在他的哨音中,哆嗦着颤抖起来。
营部的哨兵是有三年军龄的山东潍坊地区的一名老兵,他军旅经验丰富,军事素质上良,听到哨音后,朝营长这边跑了几步,又突然朝相反的方向快疾地跑去。到一连他破门而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