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农纤夫(外一篇)


□ 董祖斌(土家族)

  作者简介
  董祖斌,土家族,1975年出生,湖北省恩施自治州人,大学本科,著有散文集《岁月栈道》等,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恩施自治州作家协会秘书长,恩施市文联副主席。
  
  我老家在山上,离水太远,自小对纤夫没有直观印象。看到的到就是汉子们从山上把木材拖下来,叫做“拖排”,工具是一种叫做“排杆子”的东西,在汉子们咬紧的腮帮上我看出那是一种苦难。纤夫的工作同样是负绳拉重的一种职业,与“拉排”相似,但是与水拌在一起的,我想同样是“水深火热”。
  在小学时,从课本中看了《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图画,对那些佝偻着腰的纤夫很是同情,再加上当时的强调思想学习,想到咱中国广大劳动人民中的纤夫也是在反动派的皮鞭棍棒之下重负前行,更是觉得“纤夫”就是一种刑法,是压迫和低贱的象征,不愿也不敢去触及“纤夫”这个词,虽然我也渐渐知道纤夫几乎是有河流就有,也是一种文化,也可是一种文明,但也许就是这样一种心态,现在在街上对那些擦皮鞋的农村妇女,我总是又敬又怜。
  长大了,渐渐地,纤夫的词多了起来,慢慢“热”了起来。在巴东,有一处漂流景点神农溪,纤夫拉纤是其卖点之一。据称,这神农溪,背靠神农架,与历史上的尝百草的“神农氏”还有渊源,让这地方更添一种凝重和悠远。有一次,我在外地出差,看见有一个音像店里有宣传家乡的图册卖,便带着一种关注和好奇去翻阅,结果就赫然看见了一本《神农纤夫》的图册。里面约有十余张风光、风情照。最让我震撼的是一张名为《裸纤》的照片。图中的拉纤者全为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在绿的山水、白的天空衬托下,一长溜健美且带有力感的背景定格成一种勇气与神奇。背后长长的纤绳绷着我紧紧的神经。我决意去感受一下纤夫。
  我去了神农溪,坐上了“蜿豆角”,在激越灵活的溪水、灵秀陡峭的山岩间注视和解读神农纤夫。在这里,我才知道,纤夫代表的不仅仅是苦难。在近水的地方,古代运输大多依靠水流,而天然河道却总有激流坎坷处,靠在船上划水很难逾越,这才产生了纤夫。纤夫的独特作用还在于以陆上的力作用于水上,所有的力量通过柔柔的纤绳传递,能化曲为直,能以柔克刚。在平静的水面上,纤夫在船上撑着船,悠载游哉;而一旦遇上急滩,纤夫们便像鱼鹰一样跃下水,套上纤绳,在崖边的纤道上或是浅滩中,展示他们的力与美。过了滩,又会回到船上来,似乎让人觉得,有纤夫在,山水的险恶只是一种形式,阻隔是不可能的。他们代表的就是人类对自然、对风雨的一种征服和挑战,以行为谱写一种畅意与潇洒。
  一般来说,有纤夫的河道是最险的河道,而纤夫,天生就是克服这“天险”的。在三峡中,在大宁河,在清江上都有古老的纤道。遥想在古代自然经济社会中,一叶孤帆,一排纤夫,山上虎啸猿啼,脚下万丈深渊,波涛怒吼,这是怎样的一种惊心动魄和战天斗地。古代纤道、栈道很多时候在一起,今天目睹它,仍然心有余悸。神农纤夫在拉纤时,唱着一应一合的号子,在山谷间将人的气息和豪情、快乐弥散得很广,感染游人,也感染着一方山水。在神农溪我也才知道,纤夫的最原始状态即是“裸纤”,这其实是一种文明,既是自然的也是社会的。古来所拉动的船上,女客少,赤身裸体的纤客不必遮掩什么,另外,纤夫一天上岸下水有很多次,如穿衣物在身,不仅干干湿湿易感冒,而且对于男子裆部卫生健康不利。记得有一位古代诗人就与朋友开玩笑,说他以天地为屋,以屋为衣裤,开玩笑说别人钻了他的衣裤中去,料想纤夫的理念也在于此吧——以天地为屋,以山水、峡谷为衣裤,坦坦荡荡豪行于世间。一种雄性的狂放,一种粗犷的壮美和一中无畏的精神在瞬间展示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