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反思中国电影叙事艺术


□ 周 星 孙惠丽

探讨中国电影叙事是研究的一种深入,因为百年之后的电影发展需要寻找更为有效的发展之道,叙事问题已经需要被提到议事日程上,而中国电影的叙事问题始终缺乏有针对性的研究。
叙事是一个学术研究的概念或观念,百姓对于电影故事清晰与否、情节逻辑能不能接受,表现内容有劲没劲,结尾出乎意料还是俗不可耐等等的要求,都牵扯到叙事问题。叙事是制约中国电影发展的致命要害。
新世纪以来,无论是常规创作还是所谓的“大片”,都遭遇着针对叙事的批评。我们首先探讨叙事范畴。对于包容时间和空间艺术在内的艺术形式而言,叙事就不仅仅是叙述故事,而是可以看成是叙述表意方法和事由内涵的技巧传达两重意义在内。而电影就是特别需要倚重叙事来实现意义表达的艺术,因为作为形象画面的影像孤立看来是难以实现意义表达的,只有流动起来才有产生意义的可能,如何接续空间意义是叙事技巧的范畴,叙事将揭开画面的内涵意义;而作为时间意义的语言和音乐等声音要素,在一定意义上也取决于叙事需要和叙事把握。所以,叙事是艺术首先需要并且不可逾越的把握对象。
不能不再次强调,叙事问题是中国电影亟待解决的问题。在中国电影的题材有较大开拓、禁区逐步开放、产业规模逐年增长、艺术思路扩大的背景下,中国电影的发展路子依然没有我们期待的那样突飞猛进,艺术创造性的缺陷是一个明显的艺术方向问题,而对于叙事问题的关注则是艺术质量保障的问题。我们不能不正视的事实是,人们还是很难看到耐得住细细琢磨的中国电影,大量电影稍微一推究就破绽百出,而目前夸张欢闹的影像故事越来越兴盛,它们除了无聊外,没有基本的情理逻辑合理性,这些都是普遍存在的。
电影当然是艺术表现或者说是编造,夸张而言,好莱坞的电影都在编造,但编造自应是想象的“编织”和合理的“构造”,好电影的营造和编排为表达理想、声张情感提供了诱人的园地,庸俗低劣的编造就可能走入歧途。相当一些粗糙的中国电影的编造是“胡编”与“乱造”,没有故事逻辑的“编”和没有叙事规则的“造”,导致创作生命价值的衰减。考察中国电影叙事上的问题,概括而言主要包括:主观臆想的可笑捏造;脱离人间烟火的错乱生造;教化真而故事假的乱造;情感虚假而假不成真的胡造;故事真实却没有想象创作的生活仿造;以及大量似真似假的乏味虚造等。
由是,几个问题都需要给予研究,包括:
(一)中国电影叙事传统的研究梳理。对于历史叙事特点和现实叙事得失的分析最为迫切。我们已经不处在懵懂年代,探索的艺术成就和教训应该有理论的解释与说明,对于中国电影不同时期的优秀创作的分析,并不是空白点,但从叙事角度加以分析探讨,却始终没有见出太大的努力。一些理论成果也比较多拘泥于自有理论模式的阐释,针对千变万化的创作实践的叙事分析总结、以及对于具体对象的优劣分析,都没有成为研究的热点。实际上,中国电影不同历史时期都出现过优秀的创作,不用说上世纪30年代的《神女》、《马路天使》,40年代的《小城之春》、《一江春水向东流》、《万家灯火》、《乌鸦与麻雀》等经典创作,就是那个时期名声在它们之下的一些特色创作,也都有不少叙事独特之处。然而探究思想内涵的居多,进行艺术得失特别是叙事手法分析总结的并不多见。对于叙事传统借鉴中常常有一种现象:艺术发展起始于一种叙事状态,然后这种状态成为发展的障碍,当尽一切所能去突围、创造,可是后来又试图回归到原来的起点。就像一度流行的服饰被淘汰,忽然在之后的某一年再度占据服饰文化的主流;就像我们来自于大自然,试图挣脱和改造大自然,后来却又以追求人和自然的和谐为终极目标;就像中国电影从最初的“影戏”叙事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新电影运动对经典叙事的反叛、决裂,到现在呼吁重新建构对经典叙事传统的继承和发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