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歌乐山风雨(散文)


□ 鲁若迪基(普米族)

  作者简介:鲁若迪基,普米族,云南宁蒗县人,鲁迅文学院第十二届高研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委员、云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丽江市文联党组书记。出版诗集《没有比泪水更干净的水》等三部。曾获第五届、第七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首届汉语诗歌双年十佳奖、第三届徐志摩诗歌奖等。

  曾有段时间,报刊上不停地出现“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我很纳闷:这说的什么意思呢?难道那以后就不应该写诗了?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诗人在写诗?难道对诗人而言,还有比写诗更重要的?循着这个问题我知道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在波兰南部的奥斯维辛市附近修建了近40个集中营,这就是被称为“死亡工厂”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这个集中营惨绝人寰地屠杀了近110万的犹太人。面对这样的灾难,我真的很震惊:这是人干的吗?为什么人对人能做出这样的事!可是,事实就是事实,这样的事还是发生了!留给我们的只有反思了:怎样才能让这样的事不再发生?诗人是这个世界的良心,对这样的灾难不可能无动于衷。我似乎明白了那句话背后的潜台词。所以,当汶川地震后,看到诗人朵渔的那首《今夜,写诗是轻浮的》时,那种反思同样让我感动。无独有偶,在离波兰遥远的中国,二战结束后,又进入了国共内战,国民党反动派同纳粹一样在中国也建立了无数个集中营,臭名昭著的渣滓洞就是其中之一。这个集中营虽不大,却因为一部文学作品《红岩》名扬天下。

  渣滓洞位于重庆沙坪坝区歌乐山麓。歌乐山因大禹“邀众宾歌乐于此”而得名。在中国大地,大禹可谓是个家喻户晓的传说人物。大禹的父亲鲧因治水“九年而功不成”被杀。舜用鲧的儿子禹治水,继承他父亲未竟的事业。禹从此十三年“路行乘车,水行乘船,泥行乘撬,山行乘”,过家门而不入,终于把泛滥的洪水治理好了。他把天下分为九州,其中梁州就是四川,应包括现在的沙坪坝。对于精于尺度和音律的大禹,“邀众宾歌乐于此”,那肯定是在治水成功以后的事。遥想当年,大禹与众宾喝着酒,听着歌,百鸟在四周起舞,那是多么的其乐融融!可是,大禹不会想到,时光飞速流逝,当人类进入到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时,他们曾且歌且舞的地方,响起了皮鞭的声音、烙铁烙在人身上发出的吱吱声、惨烈的叫声……

  这些声音是多年前从一本书里响起的,是从一部电影里传出来的。那本书叫《红岩》,那部电影叫《烈火中永生》。那声音就在我年少的梦里响着,就在我走过的山间小路上响着。那声音不曾被风吹远,不曾随流水远去,它就在某个地方,以什么方式存在着。就像一幢房子,有人和没有人是不一样的。那种看不见的“人气”能使房子不会破败,而没有“人气”的房子容易倒塌。我觉得渣滓洞就有那些“英雄气”弥漫在空气里。你从那里走过,就有歌从地底下升起来,让你血液沸腾。

  我就是循着那歌声来到渣滓洞的。我来的时候,是初冬了。有些树叶在飘落了。来这样一个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应该是冬天的时候来,而且还飘着点雪花什么的。或者,下着点小雨也行。可是,今天没有雪花、没有雨,天倒是阴沉沉的。这也符合我的心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